-

第682章他們之間的關係

獵獵的篝火中,無儘的夜色下,陸燃戰勝了一個又一個的士兵。歡呼聲也一浪高過一浪。

一場新生,一次新的征途,也在這一天從永夜區開始......

一個月後。

距離陸燃失蹤已經過去了接近兩個月的時間。

兩個月這個世界已經足以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沈醉也已經從昏迷中醒來。

“三爺,這裡是我們從沉海的暗島裡找到的部分晶片恢複的資料,上麵有暗島之前的合作對象,以及暗島喪每一個人的資料。”

在陳七將資料提交的時候,又補充了一句,“其中第一個檔案是教父喬森的資料,是我們根據風雷學院那邊的資料以及後續的走訪調查做的補充。”

沈醉原本眼前是畫著各個洋流分向的海域圖,在他點了一下回車鍵之後,就出現了暗島重要成員的資料。

第一個出現的,就是關於教父喬森的資料。

“這個晶片是在大洋深處探測到的,本身就有加密,加上進水,所以技術上花費了很長時間才能恢複。”陳七解釋。

沈醉淡淡“嗯”了一聲,目光落到喬森兩個字上的時候,就已經染上了冷意。

陳七也不敢多話,自從陸小姐失蹤以後,三爺的情緒一日不如一日。

周身都陰鬱的像是化不開的濃墨,讓人感到害怕。

最近這段時間但凡招惹上三爺的人下場都慘的不得了。

在瀏覽過喬森的資料之後,翻過的後麵幾頁,就是四大殺手的資料。

沈醉眼神微眯,想到當時的格雷,零一,丹,以及當時被陸燃虐殺的歐陽燼。

他一直覺得這四個人跟她之間有著一層特殊的關係。

而且他們對她似乎也有一種微妙的情感存在。

即便是最後他們被殺臨死的那一刻,他們的話裡都還是和她相關的東西。

原來......是因為他們四個的命當初是她留下來的。

這四個人無疑是殺手中頂尖的存在,如果單獨和七殺那幾個人對上,不見得七殺能夠完虐他們。

隻是很可惜,他們被教父推了出來當成了犧牲品。

他的視線一一從他們的資料上掠過,看向了最後一頁。

最後一頁上隻寫著一個字——月。

上麵記載著她在暗島的一切,從小到大,以及每一次任務記錄。

就像是一個人物小傳,這麼仔細的記錄,是其他人全都冇有過的,足以說明喬森對月的上心。

沈醉的眼神也開始放的越來越慢,不同於一目十行的瀏覽其他人的資料,在月的資料上,他看的尤其緩慢。

像是要把那每一個字都記在心裡。

看到她小時候為了訓練,被扔進海裡,當再次爬上岸的時候渾身是血,被鯊魚咬掉了幾塊肉的時候,他的眉眼都凜了起來。

越往後看,他的麵色也越來越沉,一種心疼和暴戾混雜在他的心臟裡,讓他瘋狂的想要做點什麼。

隻能緊緊的捏緊了拳頭。

“殺了月的父母的人,也是他。”他低聲冷冷道,每個字都含著戾氣。

陳七點點頭,“根據調查是這樣,月被帶走的那個村子,雖然遇到了盜賊,但真正殺死所有人的就是當時路過當地的喬森。”

沈醉壓著聲音一字一句開口:“我從來冇有覺得,一個人的死,竟然會這麼便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