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3章沈醉的猜想

陳七都不自覺的有點發冷,大氣都不敢出。

暗島的教父,喬森隨著暗島一起沉海。

他們雖然冇找到喬森的屍體,但經過探測器在暗島的碎石中發現了喬森的肌肉部分組織。

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喬森被巨大破碎的海島撞擊身亡,身體被分離拉扯碎在了海水中。

後麵他們也找到了一些屬於喬森的肢體,基本可以證實肯定這個猜測。

沈醉一行一行將月在暗島上所發生的一切看完,直到最後一頁她離開了暗島為結束。

而月,這在暗島被抹去,再也冇有了任何記錄。

算上這個時間,七殺的首領,就是在暗島的月消失之後出現的。

沈醉的腦海裡回憶起每一次陸燃在血色中失去理智,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瘋狂廝殺的模樣。

他從前一直好奇,她的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纔會有這樣對血腥和殺戮的反應。

當他看完這一切之後才明白曾經的她是什麼樣子,才知道她的過去,原來是這麼成長的。

他的視線再一次看了一遍,然後將這一疊資料緩緩放到一邊。

閉目養神片刻之後,才睜開了眼睛,繼續看著眼前螢幕上的海域地圖。

自從他醒來之後,就用儘了一切方法,到處找陸燃。

哪怕是那片海域的所有海底生物,都用上了人類生命探測器,但全都一無所獲。

他也嘗試在意識星空裡去找她,但她已經很長時間冇有出現在意識星空中了。

而且他發現意識星空正在發生一種劇烈的變化,他冇有辦法再像以前那樣容易的找到她。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她還活著。

她絕對不會那麼輕易死,自己還欠她一場婚禮,她這丫頭那麼記仇怎麼可能會死。

是,沈醉根本不敢往另一個方麵想,因為他無法得知自己在往最壞的結果想的時候,他會做些什麼。

而希娜的占卜裡提到了危險,危險,並不代表死亡。

七殺也在找尋她的訊息,而希娜的塔羅牌給出的提示,是——南方。

沈醉雖然主要尋找的方向是南方,但那片海域所能流經的每個區域包括海下都在尋找。

沈醉的目光突然盯著南方最頂點的位置,那片區域在地圖上隻被標註為永夜區,除此之外冇有任何其他資訊。

永夜區是一塊單獨的大陸,唯一相連的大陸都有著一道天塹,而且被重兵把守。

他忽然站了起來,眼睛從暗島沉海的位置看向永夜區。

其中有一條洋流剛好會從暗島的位置直接流向永夜區,雖然以人力不可能遊到,但是順著暗流的話,速度可以達到在兩三天之內就抵達永夜區。

忽然之間,一種預感和強烈的感覺,讓他的視線鎖定了極點的位置。

如果說......她在這裡的話......

一旦有了這個猜想,這種感知就越來越強烈。

沈醉直接忽略了其中的危險和不可能因素。

因為這個人是陸燃,所以根本不能用常理去猜想。

“去安排人和船隻,明天出發。”沈醉沉聲命令。

陳七問:“出發去什麼地方?”

沈醉眯了眯眼睛,盯著那個在極圈之內的大陸,沉聲一字一句道:“永夜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