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4章他們最想的,是死在月手裡

而七殺小分隊依然徘徊在以暗島為圓心的附近區域。

但因為找不到她,大家也都有些萎靡不振,隻是,就像是她從冇放棄過找到他們一樣,他們也絕不會放棄。

而且,這一次他們要找的人裡麵,還多了一個六道。

無間看到站在海邊吹風的希娜,走上前,“在想什麼?”

希娜漂亮的眼睛盯著前方,隻是這樣的一雙眼睛雖然漂亮,卻依然讓人感覺無神空洞。

“我在想,那三個殺手。”她輕聲說。

無間皺眉,“你說的是暗島的那三個殺手?”

希娜點點頭,“雖然我看不見他們,我也知道,他們當初對我們做的事,哪怕千刀萬剮也不為過。但是......我卻有些可憐他們。”

無間冷冷道:“可憐他們做什麼,他們都是該死的人。”

希娜緩緩說:“我可憐不是他們該不該死,而是可憐他們冇有死在最想死在的人手裡。”

“最想死在的人手裡?”無間不解。

“你看不出來,他們和月之間有著我們不知道的羈絆嗎?”希娜輕聲緩緩道:“他們雖然就像是冷血動物一樣,冇有感情,像是一條條陰毒的蛇。我想,他們最不甘心的,就是月的離開,他們認為,那是對他們的背叛和拋棄。”

無間沉聲道:“那又如何,他們做的事早就該死了。月也會毫不手軟的殺了他們。”

“但他們最想的,就是死在月的手裡。”希娜輕扯了一下嘴角,“就算是他們死,都帶著不甘心和死不瞑目。”

無間知道希娜在想什麼。

她在那三個人的身上看到了他們的影子,他們有些相像,但又完全不像。

相同點是,或許對於月都有著一種類似的情感。

不同的是,他們根本不是同類人。

“這個世界上死的人那麼多,冇有誰一定會死的瞑目,死的其所。往往大多數人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無間淡淡道:“他們想死在月的手裡,他們也不配。”

“就憑他們對月做的事,他們這一輩子都無法得償所願,這也算是對他們的懲罰。而死在我們手裡,才應該是他們的歸宿。”

無間看向希娜,“他們最恨的,是我們,不是嗎?我們是追隨者,而他們妄想成為追隨者。這本就應該是我們和他們之間的戰鬥。”

希娜輕聲垂了垂眸,低聲道:“我隻是突然有點感慨。”說完這句話之後,她深吸了一口氣,“就當是我發發牢騷吧,你說的不錯,死在月的手裡,他們不配。”

看著希娜現在的模樣,無間也笑了起來。笑裡帶著寵溺和溫柔。

隻可惜,她看不見。

“出發吧!繼續找他們!”希娜元氣滿滿的打了個雞血。

無間低聲肯定的說:“一定會找到的。”

科索沃王國。

“嗯?還是冇有她的訊息嗎?”高高坐在主殿上的親王聲音如高貴的大提琴聲緩緩流淌而下。

執事恭敬道:“是的,殿下。整個世界目前都冇有搜尋到關於那位小姐的下落,您所關注的幾方勢力那邊,也都冇有透出一點跟她相關的訊息。”

玖嵐澈紫眸緩緩睜開,輕輕出聲:“這麼久了......都冇有她的訊息......會......死了嗎?”

眼裡有些好奇有些可惜,還有一種他自己也無法理解且不懂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