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8章你什麼時候查的他

地底之下,很黑很黑。

他的所有感官都像是被封閉了,就連那土腥味都聞不到了。

窒息。

令人無法逃避的窒息,封著他的眼耳口鼻。

他用力的捶打著棺材木板,企圖發出一點聲音,他想要出去,想要求救。

但所做的一切都無濟於事。

私生王子被活埋處死,所有人都歡呼雀躍。

送走了惡魔,也就意味著他們即將擺脫瘟疫,所有人都在期待著。

可是,瘟疫持續蔓延,整個國家的黑死病繼續盛行。

直到死了近乎三分之一的人口,瘟疫才逐漸消失。

可被活埋死去的那位王子卻很快被遺忘。

所有人都忘了那一位被當成惡魔之子被埋在地底之下的王子。

就好像從來冇有這件事發生過一樣。

“後來,科索沃王國發生過一次十分血腥的屠殺。”沈醉的聲音在陸燃耳邊響起。

“死去的人都變成了乾屍,無論是平民還是王室中的人。死狀極其淒慘可怖,是在那個時候流傳著一種傳聞,說是地獄釋放出了怪物,懲罰那些罪孽滿身的人。”

陸燃冷笑,“懲罰罪孽,不是上帝應該做的事麼?”

“可在恐懼麵前,他們的信仰根本不值一提。”沈醉接下了陸燃的話。

陸燃不置可否,人性本來就是這樣,尤其是在恐懼中,人性更是一種禁不住考驗的東西。

“然後呢?”她雖然平時不怎麼聽這些曆史奇聞異事,但也很有興趣。

沈醉和她走在回陸家的路上,一邊走一邊繼續說:“那一次的屠殺,讓王室也換了一次血。死去的那些變成了乾屍的人,都被掛在了城門,日曬風乾。像是一種儀式和懲罰。

在科索沃的曆史裡,那是一段極其黑暗的曆史。所有人都不願意提及,所有人都害怕。就連記載中也把這一段黑暗的曆史抹去了。”

陸燃顰眉,“殺他們的人,是玖嵐澈?”

沈醉淡聲回答:“很大概率,就是他。”

陸燃想到玖嵐澈跟她說的話。

玖嵐澈說過,他活了一百多年,而且他是被自己的親人看著活埋的。

正好和沈醉所說的都能對的上。

“我查過他的資料,在明麵上,他現在是上一任科索沃國王的私生子,卻是王室中最被敬重的親王。但實際上,他在上一任國王在的時候,就已經和他平起平坐。

那個時候他依然以一位神秘的親王身份存在於王室,隻是很少被外人所知。

後來我翻看了一些一百多年前科索沃王國的曆史,才查到了他出現的時間。”沈醉繼續道。

“你什麼時候查的他?”陸燃好奇。

沈醉:“很早。”

對於這種危險的出現在她身邊的人物,他當然要查的乾乾淨淨。

至於到底是什麼時候查的,就不用說了。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麼,玖嵐澈的真正身份,應該是現任科索沃國王的長輩。”陸燃疑惑,“可是,曆任國王不可能什麼都不知道吧?”

畢竟是憑空出現的一個人物,而且不死不老,一直存在於王室,他們不可能不知道。

沈醉薄唇輕挽,“這就不清楚了。但極大的可能是,國王也都受製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