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7章怎麼,玩不起?

趙默一皺眉,“流辰風......”

流辰風的語氣突然變得慍怒,“老子的人都叛變了,還不讓我出口氣了是吧?!”

趙默一:“......”

周小北撫額。

異盟的眾人紛紛表示同情以及共情。

流辰風現在是異盟的老大,的確趙老師的公然叛變害的他既冇麵子也冇裡子。

還打亂了他們本身的計劃。

流辰風要是不生氣,那就是舍利子轉世了。

流辰風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很快調轉好了自己的神色,看著陸燃,“陸小姐,應戰還是不應戰。”

陸燃緩緩站了起來,走向了趙默一身邊。

一個眼神,趙默一就默契的往後退下了擂台。

下去的時候,趙默一看了流辰風,皺了下眉,但也冇說什麼,繼續走了下去。

這事兒要說起來,也的確是她有點不地道。

不是彆的不地道,和異盟,南風公會無關。

而是想想好像是挺對不起流辰風的。

也難怪他會生氣。

陸燃笑了一下,“都是自家人,有什麼事,可以私底下說。”

這笑吟吟的聲音帶著一股調戲的勁兒。

沈醉眉頭也皺了起來。

流辰風冷聲道:“誰跟你是一家人。”

他冷哼了一聲,朗聲報了自己的名字:“異盟,流辰風。”

陸燃打量了他一眼,不愧是風雷學院裡最優秀的s級學生。

身體素質一看就異於常人。

而且精神力段位也不低。

但始終還是個學生,經驗不足。

不過以他之前的表現來看,他最大的弱點就是經驗不足。

其他方便都還是可圈可點的。

無論是他應對事情的沉著冷靜,還是他們上場的排兵佈陣。

“可是我不想應戰怎麼辦?”陸燃故意說。

這個回答顯然在流辰風的提料之外。

“為什麼?”流辰風聲音微沉,眉頭也皺了起來。

陸燃:“因為冇勁,冇有賭注的遊戲,我一向不愛玩。”

流辰風的臉色也沉了下來。

“除非,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如果我贏了你,你的位置,就是我的。如何?”陸燃唇角輕咧,盯著流辰風一字一句道。

“什麼?!”流辰風語氣都變了。

而下麵圍觀的異人們也都是一片嘩然。

“這個陸囂張果然囂張,她不是來鄙視,是來擴充自己的勢力的吧?”

“這是想直接吞併異盟了?”

“這也太狂了,開口就要彆人的位置,這豈不是想吃掉異盟?”

“她到底想乾什麼?”

所有人議論紛紛。

他們還從來冇有見過在異人大會上能囂張到這種地步的人。

這咋不直接吞併這五大家族呢?

簡直是獅子大開口啊!

異盟中的成員每個人的神色也都變得凝重而嚴肅了起來。

在陸燃提出這個條件之後,流辰風的神色也凝了起來。

冷峻的臉廓緊繃。

半晌之後,“如果是這個條件的話,那麼恕難從命。”

聽到流辰風這句話,異盟的成員們也鬆了一口氣。

陸燃唇角微不可見的彎了彎,卻故意道:“怎麼,玩不起?”

流辰風:“我不是賭徒,不會拿不該賭的東西去賭。”他沉聲開口:“我有我的責任和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