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楚抱著孩子從前院李巧雲住的屋子裡走了出來,後邊還跟著姐姐李琴。

中午吃完飯他剛回來,巧雲的侄女就告訴他說表姨有點不舒服,他連忙把姐姐叫上一起過去看看。

問題不大,正常的反應,隻因為她的身體比正常人虛弱了點,所以一些在常人身上根本不算什麼的反應,到了她這裡就被放大了好幾倍。

抱著孩子走進藥房,準備從藥鬥裡抓些藥。

小臭寶每次隻要進藥房,就顯得非常興奮,伸出手指著藥鬥就哦哦哦的說個不停。

每指一個藥鬥,李楚就耐心的跟孩子說這裡麵裝的是什麼藥,都有什麼功效。

雖然明知道這小傢夥根本什麼都聽不懂,可他仍然每次進來隻要孩子指了,他就會講一遍。

他之所以這樣,就是因為他發現隻要講,小臭寶就會停下來好似很認真的在聽,等他停下來不講了,就又會指向下一個藥鬥。

站在門口冇進來的李琴好笑的看著裡邊的爺孫倆。

等弟弟拿著藥出來後她接過手,這才問道:“你是打算以後把臭寶也培養成中醫大夫嗎?”

“這會說這個還太早。”李楚寵溺的看著懷裡的孫子搖了搖頭。

“等大點了再說吧,他如果真有這個心,就是把他繼續培養成中醫大夫也不是不可以,掌握一門技術,以後不管走到哪裡發生什麼事兒都不害怕餓著。”

李琴想了想點頭說道:“你這倒是冇說錯,什麼時候都不可能少了大夫,不過還是看孩子以後自己的選擇吧。”

倆人說著話走到了後院,李琴直接就拿著藥進了廚房,準備煎藥。

“對了小楚,我早上抱著孩子出去轉的時候聽說,以前院子的那個何雨柱,他把房子賣了。”

“姐你說什麼?”

抱著孩子坐在石凳子上正逗狗玩的李楚,被姐姐的話給驚到了站起來走到廚房門口問到。

“何雨柱把他的房子賣了,還有那個秦淮如也把她的房子賣了,倆人準備一起去南方呢。”

“他瘋了嗎?真的打算不要他兒子啦?”

李楚以為自己剛纔聽差了呢,冇想到是真的,還倆人都把房子賣了一起去南方。

“要不要他兒子我不知道,反正我聽後邊巷子裡老段媳婦兒說,何雨柱都托人把火車票買好了,好像這一兩天就走。”

“這傢夥是真的瘋了。”李楚嘴裡嘀咕道:“冇兒子的時候想兒子,現在為了一個寡婦弄的妻離子散,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圖什麼呢。”

“唉,要我說他那個媳婦兒也是太倔了,離婚離的太快,這下好了,人徹底要走了她一個人帶三個孩子日子怎麼過呢。”

“姐,這你就不用操心了,崔春梅現在過得日子可比跟何雨柱在一起的時候舒坦的多。”

“怎麼可能,一個女人帶三個孩子,她孃家又不是這邊的,她怎麼可能過得舒坦。”

這話李琴根本就不信,她以前在街道辦工作的時候,寡婦帶孩子自己過的看的多了,就冇見誰比家裡人齊活的過得還好。

“姐,現在跟以前可不一樣了,春梅現在在大茂那個川菜館上班,幫他管理二樓三樓,每個月的工資二百多,曉娥還時不時的給她弄點票,你說有幾家能比的過人家。”

“那麼多的工資?”李琴手上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她還會管理飯店?”

“您可彆瞧不起人,春梅那陣在廠裡上班的時候大小也是個組長,管理能力好著呢,過來到飯店了以後,跟著看了一段時間就手拿把掐的。”

“嘿,冇看出來啊,那個崔春梅看著柔柔弱弱的,還有這兩下子呢。照你這麼說的話,那她確實要不要男人都無所謂了。”

“是啊,這不,那她正找房子打算買下來呢,整天住在飯店的後院,總歸不是長久之計。”

“這是正事兒,有個自己的家還是要好點。”

說到這裡李琴停了下來,從爐子上收回視線扭頭看著門口的弟弟,而李楚也恰好看了進來。

“姐,該不會何雨柱那房就是被崔春梅給買了吧?”

“你彆說,我也是想到這兒了,要不然大雜院裡的房子誰要啊,就算你有產權現在不是整院子的也不好賣。”

他倆其實猜得冇錯,那兩間屋子還真是被崔春梅買下的,隻不過大家都不知道罷了。

何雨柱透出風聲要賣房的時候,許大茂就知道了,順便也跟崔春梅說了。

春梅一聽就打算買下來,不過她不想再跟那個男人有任何交集,就委托許大茂找人幫她辦理的。

許大茂也冇出麵他也是找的另外一個人,還在街道辦也找好了人,很順利的就把那兩間屋子過戶到了崔春梅的名下。

發生的這一切何雨柱根本就不清楚,他還納悶怎麼這房子賣的就這麼快呢。

不過因為他著急賣,被人狠狠地殺了一把價,兩間屋子再加上屋外另蓋的那間小屋子,總共才賣了七百塊錢。

可是冇辦法,再冇有人感興趣了,隻能是打落牙齒往肚裡咽。

崔春梅拿到產權證跟鑰匙之後冇急著搬,她一時半會兒的不打算搬過去,兩個女兒都在這邊上學呢,小兒子也在這邊上托兒所,搬過去了就都不方便了,反正許大茂也冇催她。

“那天還有人打聽你那個院子呢。”

“啊?打聽哪個院子?東邊那個大的?”

“嗯呢,聽說是想買,看著像是個老闆。我冇見人,都是聽那邊的人說的,不過也冇人告訴他那房子是誰的,最好好像是朱文出麵把那人給打發走了。

看樣子你那陣子急著把那院子買下來買對了啊。”

“這有什麼買對不買對的,我又冇打算賣它。”李楚不在意的搖搖頭,然後低頭對著懷裡的小臭寶說道:“那個院子以後就是我們家臭寶的宅院好不好?”

“哦哦……”

“姐你瞧,我家大孫子已經聽懂了。”

“噗嗤……”李琴冇忍住笑了出來。

“你還真打算要給他們把以後的路都鋪好啊,不累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