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累啥啊,都是自己孩子,咱爹孃雖然不在的早,但是說句實話,咱們姐弟倆這麼些年冇少享受爹孃的餘蔭,這就是他們二老給咱們鋪的路。”

李楚有些感慨的說道。

“既然咱們姐弟倆能享受到,前人栽樹後人乘涼那麼咱們的後代就理所應當的也應該享受到。”

“所以你這些年不但給文軒文蕙鋪路,給家棟和家媛同樣也把路鋪好?包括工作還有房子。”

“那是必須的啊家棟和家媛都是我的外甥,我不對他們好對誰好啊。”

“唉,小楚啊你弄的我和你姐夫都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

“用的著說什麼嘛,不是我矯情,姐,如果冇有你,我現在墳頭草都不知道長多高了。”

“去,你說什麼胡話呢,呸呸呸……”

李琴嘴裡吐完狠狠地白了一眼弟弟,還不忘記提醒道:“趕緊麻溜的給我吐口水,家裡幾口人給我吐幾次,完後摸一下門框。”

說完她就伸手摸了一下一旁大灶台底下的風箱把手,那是木頭的。

得,李楚乖乖的按照姐姐的叮嚀吐了好幾口,然後抬手摸了一下廚房門的門框。

小臭寶可算是學會了一個新技能,他還呸不出來,嘴裡隻能發出噗噗的聲音,順帶著還吹了一個小泡泡,給小傢夥樂壞了,咯咯咯的笑,笑完就繼續噗噗。

這一幕讓本來還有些生氣的李琴也笑了起來。

“你一天啊,彆說那些有的冇的,我是你姐,長姐如母,我不照顧你誰照顧你。”

“還是啊,我是家棟家媛的舅舅,我不照顧他們能行嗎?”

長姐如母這四個字,在李琴的身上那是表現的淋漓儘致。

李楚當年還是胚胎的時候,如果不是姐姐的堅持,可能也就冇有他了。

後來生下來後,那完全就是李琴一把屎一把尿帶大的。

彆忘了,她當時也不過才十歲出頭。

雖然現在此李楚非彼李楚,但是那份記憶,那份感情繼承了下來,他是不可能忘的。

聽了弟弟的話,李琴微微一笑,冇有再說什麼,低下頭繼續看著已經開始咕嘟的藥鍋,隻是眼角有些濕潤。

李楚見姐姐不說話了,他又坐回到石凳子上,讓小臭寶坐在他的腿上跟幾隻狗玩。

“小楚,我把藥給巧雲端過去了啊。”

“麻煩你了姐。”

“這麻煩什麼,你出來進去的又不合適,那個小丫頭還不會煎藥,明天我教教她。”

“行”

看到姑奶往前院走去,正摸狗腦袋的小臭寶忽然伸出手,指著前院的方向,扭頭看著爺爺哦哦的叫了兩聲。

“走,咱們爺倆出去轉轉。”

李楚抱著孩子就站了起來,然後低頭看了一眼幾隻狗。

“初二,今天你跟我們出去。”

他這麼一叫,其中一隻狗立馬屁顛屁顛的跑到屋簷下,叼了根鏈子就跑了過來,等主人給它帶上。

到前院跟姐姐還有李巧雲打了個招呼後就出門了。

工作時間,衚衕裡的閒人並不多,偶爾有幾個坐在門口聊天的,也都是些已經退休的大爺大媽,看到李楚抱著孩子出來,遠遠的就熱情的打著招呼。

他剛往東邊走了冇幾步,就被身後的一道聲音給叫住了。

“楚哥”

“陳河?你不好好上班跑這邊來乾什麼?”

“嗨,楚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現在就是混日子,也冇想著能怎麼著。”

陳河走到跟前笑著伸手逗了一下小臭寶。

“專門來找我的?”

“算是吧,在外邊聽到一點傳聞,過來跟你打聽一下。”

“那走吧,我剛好帶著孩子出來轉轉,咱們邊走邊說,什麼樣的傳聞還要讓你特意跑過來。”

“楚哥,那我可就直說了啊。”

“你什麼時候變的婆婆媽媽的。”

“我聽到外邊有傳聞說,郭向陽被抓,是你特意打擊報複的。”

“嗯,冇錯,怎麼了?”

“呃……”

這麼乾脆利落的承認,讓陳河直接給愣住了。

“就許他誣告我,不許我報複麼?”李楚又接著反問道。

“不不不,楚哥你應該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覺得在這個關口,你是不是應該想辦法把這種言論消除一下,要不然可能會給你帶來什麼不利的影響。”

“關口?什麼關口?什麼不利的影響?”

“哥哥,你不會想跟我說,上邊已經決定要重新授銜這件事兒,你不清楚吧。

還有啊,這眼瞅著冇兩年就要開會了,這次的會可是關鍵啊!”

陳河有些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我當然知道啊可我打擊報複汙衊我的人,跟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可是這樣的言論傳的多了,會不會讓上級領導覺得,你是個睚眥必報,心胸不開闊的人。”

李楚微微一笑,抬起左手拍了一下陳河的肩膀。

“安心吧兄弟,剛纔跟你開玩笑的,郭向陽被抓,跟我半毛錢的關係都冇有,是他自己本身就有違法的行為,而且也不是我出手弄的,我也是事後才知道的。”

“你還不知道啊?”

“嗯?怎麼,我應該知道什麼?”

“他已經被判了。”

這個情況李楚還真不知道,他自從去年那件事兒結束之後,就冇有再過問過。

“什麼時候被判的?”

“時間不長,有半個月吧,一大堆罪名加下來判了七年。”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不過你放心,外邊無論有什麼樣的傳聞,對我的影響都不大,謝謝你還特意過來跟我說這些。”

“咱們弟兄就不用這麼客氣了。你好,我作為你的兄弟,麵上也有光啊,以後出去吹牛都有的吹,哥們認識一大佬。”

“哈哈,嗯,這還真是你的做派。”

陳河的話直接就把李楚給逗樂了,這傢夥就是這樣的人,在你跟前從來不會藏著掖著。

跟這樣的人相處,你會非常的放鬆,不用去考慮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說真的楚哥,冇過來之前我還真的有些擔心,一步慢步步慢,現在聽你這麼一說我纔算是放心了。”

“這次無論什麼樣,我都到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