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

沈明翊抬起頭來,嘴上剛想道歉來著,結果就看到了封琰寒那裡,長針眼了。

“看夠了嗎?”帶著戲謔的語氣從頭上傳來。

莫名地讓沈明翊感覺到了殺意,他趕緊趕緊起來,準備走到一邊,結果忘了自己的褲子是鬆垮的,剛纔那會兒褲子差不多都脫落下來了,這會兒直接絲滑到膝蓋處,他往後一走,結果踩到褲子,再次往前麵撲。這張臉差點撞到封琰寒的胯部,還好一隻手掌捂住了他的臉。

封琰寒放開手,看著跪在地上的沈明翊,食指挑起沈明翊的下巴,“想對我圖謀不軌?三番五次倒在我身上,是不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沈明翊聽著他這話,自己比竇娥還冤,“我不是,我冇有。”

“那你還不穿上你的褲子?”封琰寒說著,目光看向沈明翊的臀部。

“好。”沈明翊提著自己鬆垮下來的褲子,站起來。他這輩子就冇有遇到這個社死的事,結果在這裡卻遇到了,他冇臉了,他真的冇臉見人了。

褲子上的濕意傳來,沈明翊也顧不上,隻想找個地方先自我安慰一會兒。

“轉身。”封琰寒卻命令他。

“乾嘛?”沈明翊抬頭看向封琰寒,眼裡儘是疑惑。不過,他還是乖乖地轉身了。

啪的一聲。沈明翊被打了一下。

沈明翊麵露震驚,眼睛瞪大,扭頭看向坐在床上的封琰寒,那表情好像是在說:你是不是有點大病?

封琰寒收回手,手裡出現一條寬鬆的褲子,“你的褲子濕了,重新換上一條,免得長濕疹。”

沈明翊臉色僵硬,拿過封琰寒手裡的褲子,“哦,謝謝提醒啊。”聲音中帶有一些輕微的咬牙切齒。

當著封琰寒的麵,沈明翊直接脫掉褲子,穿上剛纔乾淨的褲子。

他是正麵對著封琰寒,這就不可避免了對方的打探。不管怎麼樣也好過,後身正對他。

封琰寒瞥了一眼那裡,還不忘評價,“看不出來什麼變化。”

沈明翊,“……”好氣哦。

他利索拴好褲繩,笑嘻嘻回覆,“隻是看著,不要妄下定論。”

“你想來比試?”封琰寒問。

沈明翊自知自己還是有點差距的,哪裡還敢再傷自己的自尊心,“不敢不敢。”

“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封琰寒哼了一聲,看著沈明翊清秀的臉,倒是有幾分姿色。

“嗯嗯。”沈明翊麵帶微笑,心裡苦哈哈,你是封哥,你老大,你清高,你高傲。

不過他們這一調侃,氣氛拉近了不少。

夜晚。窗外麵的冷風吹進來。

昏暗的房間裡隻有一根蠟燭在閃爍。不得不佩服封琰寒,他的空間裡什麼東西都有。

沈明翊站在窗戶前,吹著冷風,揉搓著頭髮,用物理風乾的方法吹乾頭髮。他看著窗下麵的場景,理解了封琰寒為什麼要待在這裡,下麵是稀稀疏疏的七八棵樹木,再往前麵就是一截圍牆,外麵是荒地,再往前麵就是商業建築樓群,再看前麵,灰濛濛一片,看得不真不切。

沈明翊從原身的模糊記憶中,瞭解到,原身在這座城市玉香市的北河區讀大學,病毒爆發,他們的學校也遭殃,他們待在學校裡等待了幾周後,冇有等來救援隊,聽到廣播說,被感染人太多,救援隊不可能來了,需要自己自救。

於是原身就跟著他們班還倖存的人部分人組隊從學校逃亡出來,聽說隔壁省會城市有倖存者基地,而要去到那裡,他們要往明廣區的路線走,在逃亡的過程中,原身為了救他女神,自己的小腿部被喪屍五指甲直刮,成了個大血窟窿。

等他們逃到安全地區的時候,原身的身體早就承受不住暈了過去,於是就有了他昏昏沉沉前聽到的那些人的對話。

不管怎麼樣,是原主自願救人,也怪不了其他人,隻不過白瞎了眼救人罷了,原身因為疼痛而死翹翹了,讓他這個異世界的魂體進入到體內,那就讓他替這具身體好好活著。

想到這裡,沈明翊摸上自己的臉龐,剛纔在衛生間裡的時候,他照過鏡子,發現這具身體的外貌長得跟他一樣,隻不過比他原來的皮膚偏白了一點,一眼看過去,就是瘦弱小白臉。

在沈明翊神遊中,封琰寒站在他旁邊,突然問,“你怎麼不好奇?”

沈明翊扭頭看向封琰寒,“好奇什麼?”

封琰寒吐出兩個字,“異能。”

沈明翊思索了一會,點點頭,“當然好奇了,不過看著你這身強者氣息就知道你不簡單,不敢多問,封哥,你多多罩著我啊。”

“哼,油嘴滑舌。”

這讓沈明翊有些蠻不好意思的,還冇回答為自己辯解,封琰寒又說了一句,“你多少歲了?”

問年齡乾什麼?沈明翊摸不著頭腦,但還是老實回答,“21歲。封哥你呢?”原身是21歲,他在現實的年齡是23歲。

聽到他的回覆,封琰寒眼裡閃過一抹瞭然,“24。”

“哦,比我大兩歲。你之前是住在哪裡的啊?”沈明翊想通過老鄉關係來拉近彼此間的關係,畢竟他也不好保證,這個冷漠無情殺喪屍如切瓜,實力超強的青年有什麼來頭。根據他觀察人多年來的經曆,這位大佬的身份肯定不簡單。

“跟你有關係嗎?”酷拽拽的問話響起。

沈明翊心想還真沒關係,他隻好自報自己的情況,“末世爆發前,我在北河區讀書,學校待不下去了,我跟其他同學組隊,聽說Y省的中心城市向陽市有倖存者基地,我們準備去那裡,結果發生了意外,現在就我一個人了。”

“胡扯的,向陽市的基地已經被喪屍圍攻了。”封琰寒說。

“啊?”

“我就是從向陽市過來的。”以為沈明翊不相信,封琰寒又冷漠補充一句。

“這樣啊。好吧。”沈明翊張口,他還想為封琰寒提供有用資訊呢。

不過,他看向封琰寒,“封哥,那你從向陽市來到這裡準備去哪裡。

對於沈明翊,封琰寒還算有些耐心,畢竟是要一起離開的人,他抬眼看向外麵已經漆黑的天空,“香洲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