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早上。天色灰濛濛一片,霧氣將散未儘。

“吼吼吼吼!”很強勢的喪屍吼叫響起。

沈明翊睡眼惺忪起來,他打了個哈欠,該去上班了。

“醒了?”清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沈明翊先是愣了一會兒,扭動僵硬的脖子看向封琰寒,意識回籠,哦,他已經穿書,不需要工作了。

“醒了醒了。”沈明翊回答。

“刷牙洗臉。”封琰寒說著遞給他一次性牙刷和比小指還小的一次性牙膏。

“好。”沈明翊應了一聲,他拿過,從床上下來,發現地板上有一雙布鞋。他下意識就是看向旁邊已經穿好鞋子的封琰寒,心裡已經被感動得稀裡嘩啦的,這麼好的兄弟,上哪裡找去?封琰寒果然是一個外冷冷內熱的酷哥。從今以後,他會好好報答對方的。

布鞋有些大碼,沈明翊綁緊鞋帶,再不濟往鞋子裡麵塞紙,這樣鞋子就不會鬆。

刷牙洗臉後。整個人神清氣爽不少。

從衛生間裡出來,沈明翊坐在封琰寒旁邊,注意到封琰寒昨天已經包紮好的臉,現在已經浸出血,白色的繃帶上血紅一片,他不禁有些擔心,“封哥,要重新換藥了。”

“先吃東西。”封琰寒不著急,他從空間裡拿出兩個大麪包和一瓶水給沈明翊。

沈明翊拿過,他的肚子已經咕咕叫不停,“謝謝,你不吃嗎?”

“已經吃了。”封琰寒語氣平淡的回答。

“哦。”

把兩個麪包和一瓶水解決完後,沈明翊終於感到充實,整個人活過來了。

吃飽喝足開始乾活,沈明翊給封琰寒重新換藥,拆開繃帶,把封琰寒受傷的麵貌露出來,麵容猙獰恐怖,晚上出去準能嚇到人,他斂了斂神,看到封琰寒的傷口繼續流血,看起來比昨天更嚴重了。

“你的傷口怎麼會還流血了。”沈明翊問著,拿起已經沾有碘酒的棉布,輕輕擦拭流出來的血液。

封琰寒淡然回答:“過幾天就好了。”

沈明翊抿著唇,感到驚詫,也不好問,隻好說:“你忍著點啊。”

“嗯。”

沈明翊擦掉封琰寒臉上的血跡,塗抹上膏藥,再次用繃帶包紮好。

上好藥後,他們也該離開這裡了。

沈明翊把原來的藥品蓋好,放進揹包裡,為了方便,封琰寒把揹包收進空間裡。

“吼吼吼!”樓層上的喪屍吼叫聲越來越大,而且還不是一兩個。

封琰寒拿出一捆尼龍繩,走到衛生間裡麵,把繩子的一端紮在水管上,隨即走出來,走到窗戶那裡,這扇窗戶冇有安裝有防護欄,這給他們很大的方便。

封琰寒把繩子扔下去,尼龍繩長度剛好抵達地麵。他戴上手套,扔給沈明翊一雙,“會下落嗎?”

“會啊,隻要不是跳樓就好。”沈明翊拿過,趕緊戴在手上。

“你先下去吧。”封琰寒說。

“好。”沈明翊點點頭,他爬到窗戶邊沿,看著四層樓高的下麵,莫名有點恐高,想到被喪屍咬死,他又不恐高了,他深呼了一口氣,抓緊繩子,身子往下,腿部後麵,鞋子踩著牆壁,慢慢地往下躍,一躍一個大步伐,好在下方的窗戶是閉合的,這讓他放鬆了許多。

輕鬆落地後。

他抬頭看向上麵的封琰寒,朝他做了個歐克手勢。

封琰寒抓住繩子,身姿矯健從上麵滑下來。

最後一段,封琰寒直接跳下來。

他們剛準備走的時候,喪屍低吼聲傳來“吼。”

有三個喪屍聳著肩,脖子垂向前,正朝他們這邊走過來,它們的體型比較壯,不好對付。

沈明翊看向封琰寒,對方卻拿出一把長刀給他。

“先解決掉,再離開。”語末他又補充一句,“我的異能不能經常使用,而你要經常鍛鍊。”

一句話擊中沈明翊的心坎,沈明翊點點頭,眼裡露出堅定,“好!”

那三個喪屍朝他們跑來,封琰寒手速極快解決那兩個,把剩下的那個矮小卻肥壯的喪屍留給沈明翊。

看著前麵的喪屍,沈明翊哆嗦地握住刀,眯著眼睛,朝它砍過去。結果被那胖喪屍閃開,呲著鋒利的牙齒,伸手尖銳指甲朝沈明翊撲過去。

沈明翊往旁邊後退,挺直刀,想要砍斷喪屍的脖子,但喪屍也會躲,砍了個空。他咬牙,直接跑向那個喪屍,刀插進那個喪屍的胸膛裡。

但胸膛不是喪屍的致命點,這個喪屍冇有感覺到痛意,它吼吼了一聲,瘋狂朝沈明翊攻擊過去。

見它冇事,沈明翊用力撥出來,結果剛撥出來,反而讓喪屍撲在他身上。

重力感傳來,沈明翊冇有想到這喪屍竟然這麼重。

“吼吼!”喪屍直接張口咬向沈明翊的脖子。

沈明翊用刀趕緊抵住,鼻間都是那喪屍身上的腐臭,讓人忍不住想嘔。他咬牙,用力踢開它,但踢不動。他把希望的眼神投向一邊的封琰寒。

喪屍直接用尖銳的指甲,抓住沈明翊的肩膀。

呼,刺痛感傳來。

看到沈明翊受傷了,封琰寒終於忍不住出手了,他拿著長刀直接插進喪屍的後腦勺,單手抓住那個喪屍的脖子,輕鬆拎開,拔開沈明翊的那把原來的長刀後,他直接把那喪屍甩到樹上。

沈明翊得到瞭解脫,趕緊站起來,喘著氣,揉了揉痠疼的肩膀,疼得咧嘴,我靠,這也太疼了吧。

“看來需要多多訓練。”封琰寒開口說。

“嗯。”沈明翊點頭,封琰寒說得對,不過是真的好疼啊。他用無助的眼神看向封琰寒。

看著就心軟,封琰寒招手,“過來。”

沈明翊走過去,隻見封琰寒伸手放在他受傷的傷口處,一道柔和的光過去不到幾秒,沈明翊原來痛苦的表情漸漸恢複正常,不疼了。

解決掉喪屍後,他們走到圍牆那裡,沈明翊站在一邊目測高度有四米多高。

封琰寒找了個位置,目測比劃了一下,圍牆的高度,這麵圍牆的高度可以跳下去冇有什麼多大礙,他看向沈明翊:“你送我上去,一會兒我拉你。

“好。”沈明翊點頭。

沈明翊他側身半蹲靠近牆壁,兩手心交織,做好讓封琰寒踩踏上去的準備。

圍牆上雖然放有玻璃碎片,但放在那就是個擺設。

封琰寒不遺餘力踩著沈明翊的手心跳上去,他伸出手,“抓住我的手爬上來。”

“好。”沈明翊應了一聲,他呼了口氣兩手做好跑步的姿勢,朝那麵牆跑過去,剛開始有些生疏,冇有碰到封琰寒的手就脫落了。他又來了幾次,結果還是心急上不去。

“喪屍來了。”封琰寒一句話,沈明翊臉色一變,趕緊抓住封琰寒的手,這次順利地被拉上來的。

蹲在圍牆上,沈明翊轉頭看向下麵,並冇有看到喪屍的身影,再看向封琰寒的時候,發現對方已經跳下去了。

沈明翊看著下麵的高度,也得有五六米高,果然裡外的高度就是不一樣,他暗自吞一口水,“封哥,我就這麼跳下去嗎?我好像有點不行。”

“那你就待在上麵吧,”封琰寒說。

當然不可能的。沈明翊看向封琰寒,“封哥,你可以接住我的吧?”

“彆磨磨嘰嘰的,快跳下來。”封琰寒有些不耐煩了。

沈明翊咬牙,直接跳下去。

撲通。

冇有落地而摔的疼痛。沈明翊睜大眼睛,看著對方。

是封琰寒穩妥的抱住了他。

“反應過來了就下來。”封琰寒的語氣依舊是那麼的冷清,隻不過手的姿勢有點不對又有點對,是托著他的臀部。

“嘿嘿,謝謝封哥。”沈明翊趕緊下來。

站立好後,封琰寒拿出揹包,讓沈明翊背在身上。人手一把長刀,一起往前麵的路道走去,離開這片地帶後,封琰寒走在前麵,沈明翊跟在後麵,走到拐角處的路道上,放眼望去,冇有喪屍遊蕩,一派安靜,對麵一路下去都是路邊緊閉的商鋪。

隻不過這裡冇有,不代表其它處冇有,不遠處的住宅區傳來喪屍的吼叫聲和人的尖叫聲,聲音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