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菲菲、張磊等人再次將目光落在葉雲身上,心中思緒不斷。

“秦大師是一代武道天才,比葉雲年長這麼多,修煉的時間也遠不是葉雲能比的。”

“這麼一看的話,就算葉雲再有本事,也絕對不是秦大師的對手!”

“不!甚至可以說,他根本不配和秦大師比!”

作為葉雲曾經的同學,他們知道葉雲大學期間根本不會武術。

就算在哪個高手門下學習了幾年,也不至於能夠和秦蒼這樣的老牌強者扳手腕。

這一點,就算不懂武道的人,也能夠想得明明白白。

跟隨在秦蒼身後,走進來一個身穿中山裝的中年男子。

韓茂輝吃驚地說道:“爸,你怎麼也來了?”

中山裝男子便是韓茂輝的父親韓誌成,聞言道:

“你一下子召集那麼多保鏢,又想要請秦大師過來,我當然要跟過來看看。”

韓誌成說著,恨恨地看了葉雲一眼。

把自家兒子打成這副模樣,這個小子真是該死!

韓茂輝露出猙獰之色:“秦大師,既然你來了,那就給我廢了葉雲這個混蛋!”

秦蒼揹負雙手上前兩步,俯視葉雲道:

“我秦蒼乃金城武盟長老,算得上是你的前輩,也不想隨意欺負你。”

“這樣,我給你一次機會,自斷一臂,然後跪地磕頭謝罪。”

“我就放過你,如何?”

聽到這話,林菲菲他們皆露出敬畏之色。

心想,秦蒼不愧是一代老牌強者,就是有高手的風采。

韓茂輝卻是急道:“秦大師,不能這樣輕易放過他!”

韓誌成皺眉瞪了他一眼:“你給我閉嘴!秦大師要乾什麼,是你能做主的?”

看到韓茂輝立刻閉嘴,林菲菲他們都露出更加敬畏的目光。

連天行財團的掌舵人韓誌成都這樣恭維秦蒼,足以可見,秦蒼是真的強!

葉雲冷冷看著秦蒼道:

“屁話一堆,要打就打,不打就滾!”

秦蒼這種人,明明就是仗勢欺人,還擺出一副自命清高的樣子,最是噁心!

敢對葉雲自稱前輩,他算個什麼東西!

嘩!

葉雲這話,再次引爆整個包間。

林菲菲他們都略顯激動地握著拳頭,心想葉雲這是鐵了心要往槍口上撞啊。

沈洪慶則是急得直跺腳:“葉雲,你不能這麼和秦大師說話啊!”

“都給我閉嘴!”秦蒼暴怒,一道音浪鎮住全場,怒視葉雲道:“豎子,你要自取滅亡,我成全你!”

他周身靈氣一爆,半步先天的威壓橫掃全場。

就看到他雙手中黑風滾動,驟然形成兩團漆黑如鐵的光芒。

雖然是光芒,但從外表看上去,都有千斤之重!

“天罡三十六拳!”

呼呼呼~

他高高躍起,雙拳在空中形成數道黑影,鋪天蓋地一般壓向葉雲。

眾兵王們見狀,皆驚得狂咽口水。

“這就是龍國的古武拳法嗎?天啊,真是強到了離譜!”

娥國費裡甚至忍不住想到,就算自己的身體堅硬如鐵,恐怕也會被秦蒼這一拳給轟得粉碎。

就在眾人驚呼中,秦蒼的身形已到葉雲麵前半米處。

葉雲輕蔑一笑:“在我麵前玩拳法,你還真是班門弄斧!”

山上四年,葉雲共學習了十萬多種拳法。

其中更是有八百多種拳法,乃是人間早已失傳的仙拳。

區區一個鐵拳傳人,在他麵前還真是不入流的存在!

“震天!”

接著,葉雲就隨意使出一招拳法。

轟隆!

拳名震天,的確有震天之威!

這一拳還未觸碰到秦蒼,恐怖的拳勁就把秦蒼的一對鐵拳瞬間碾碎。

至於秦蒼本人,也是在強橫霸道的拳勁下被震飛,轟然撞在了最遠處的牆壁上。

看到這一幕,全場的表情再次出奇的一致。

所有人都張大嘴巴,那表情就像看到天神降臨一般。

誰都冇想到,威名赫赫的秦大師,竟然被葉雲一拳轟飛,毫無還手之力!

“啊~”

落地後的秦蒼慘叫一聲,無比忌憚地看了一眼葉雲,調動全身的靈氣準備破門而逃。

“我冇放話,你能走得掉?”葉雲身形一閃,便擋在秦蒼的麵前。

秦蒼嚇得渾身巨顫,連忙匍匐在地求饒道:

“前輩,求你手下留情!”

葉雲不為所動,反而一腳踢在秦蒼胸口。

轟!的一聲把他踢飛,直接廢了他的修為。

包廂內,立刻響起一陣倒吸寒氣的聲音。

這一刻,韓誌成、韓茂輝、林菲菲等所有人,看葉雲的眼神徹底變了,變得真正的敬畏起來!

葉雲前後總共一拳一腳,就把秦蒼這樣的老牌強者徹底打廢。

這種橫推一切的氣勢,給人的感覺太絕望了!

彷彿在葉雲麵前,任何敵人都是浮雲,一擊必碎!

韓誌成、韓茂輝忍不住同時想到:

“我們韓家這是惹到了一個什麼樣的怪物啊!”

林菲菲握著雙手,小腿不停地顫抖著。

眼睛裡再也冇有當初麵對葉雲時,那種趾高氣昂的優越感。

“他怎麼可以這麼強?為什麼他不能早點顯露出來?為什麼一定要等到這麼多年才讓我知道?”

林菲菲自視甚高,把自己當做天降仙女,一直在等待一個能夠給她征服感的男人。

然而,直到現在,她才終於有了那種感覺。

可惜,給了她這種感覺的男人,竟是她之前完全瞧不上的葉雲!

林菲菲一瞬間感覺,自己錯過了平生最大的一筆財富。

她的心,忽然很痛,很後悔!

另外一邊。

韓誌成冇想到秦蒼竟被葉雲如此碾壓。

眼看大勢已去,他連忙衝到葉雲麵前鞠躬:

“葉大師,我願意花費一切代價,請你收手!”

“隻要我能做到,不管什麼條件你都儘可以開出來!”

他也是怕到了不行。

眼下韓家的武道勢力都交代在了葉雲手上,他和韓茂輝,已然就像是砧板魚肉。

隻要葉雲動動手指頭,捏死他們就和吹口氣一樣簡單。

他怕!

怕到了心臟抽搐,渾身發寒!

葉雲玩味一笑:“我要你們韓家全部的家產,你也給?”

韓誌成臉色一僵,頓時語塞。

葉雲冷冷道:“玩不起就不要開口,這場遊戲的規則由我來定,而不是你!”

韓誌成聽完,臉色驟然鐵青。

作為金城商界大佬,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半輩子,他豈能聽不出葉雲這話言下之意?

他知道,葉雲根本看不上韓家,而是要以另外一種方式,來懲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