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日天一早天還冇亮,李四娘就起了床,生火煮大薯粥和蒸大薯。天剛麻麻亮的時候他們一家子都已經吃過早飯又往山上去了。他們挖的山藥年份很久,一棵挖出來都十幾二十幾斤的收穫,大薯的收穫更可觀。加上挖掘技術越來越嫻熟中午休息吃了頓乾糧之後曲招娣和攬娣還各背了一揹簍收穫回了趟家。

招娣她們回山上的時候說路上又碰到了大伯母,這個情況在意料之中。曲扇佑想要不了幾日,他們說不定就會跟著他們來山上一探究竟。這個是冇有辦法的事,這荒山野嶺的來去是人家自由,他們就隻能把痕跡處理乾淨些,或者混交視聽讓他們摸不著頭腦能瞞過今年也好。

晚上回家吃過晚飯整理明天準備帶去城裡的東西。曲扇佑挑選了一些山藥準備帶去,百合也是挑地肥大飽滿雪白如玉且口感軟糯的品種,還有靈芝加上一些中草藥……怎麼算都有三個揹簍去了,所以又帶上了招娣明天一起進城。

同樣的時辰,李四娘摸黑著起了床,日複一日的重複著昨天的工作,生火做飯,因為有很長的路要趕,她生好火架上鍋子就去喚醒了曲招娣和曲扇佑。同樣蒸了一鍋大薯。因為曲扇佑要拿去給陸掌櫃品嚐還蒸了些許百合和山藥。

吃過早飯母女三人早早就揹著貨物出發。臨行前曲本勤給母女仨一人一條削乾淨樹皮的棍子,這棍子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握在手裡就感覺到非常稱手,因為她們的村子在半山腰上,一路往下羊腸小道曲曲折折,背上還有負重,有了這根柺杖走泥路既防滑又減輕了一些負擔,可見製作之人是用了心的。

一路磕磕絆絆母女三個才走到大路,接著一路向下終於到了山腳。這山腳下是個比較大的村落,這地理麵貌與她們的村子完全不一樣。

這山腳下農田成片一望無際,農田將村子包圍在了中央。村口農田的右邊遠遠看去還有一條河流。穿過村落她們在村口就上了官道。官道上時有牛車,驢車超越她們,偶爾還有馬匹呼嘯而過,揚起一片塵土。

又走了幾裡路,眼前又是一片遼闊的田地,田地間稀稀散散有些莊子。

“看,前麵就是城門了。”李四娘手指前麵笑著跟兩個女兒說。

曲扇佑抬頭看去,遠遠的田地儘頭確實看到了一條灰青色的城牆,左右兩邊延伸開去看不到儘頭。

“娘,這個叫什麼城?”這座城市看起來占地麵積非常壯觀,曲扇佑忍不住問道。

“朱雀城。”李四娘說。

朱雀?娘仨好不容易走到城門下,曲扇佑仰頭看了城門上的牌匾。最上麵應該就是‘朱雀’兩個字,如果之前冇有問過李四娘她估計都認不出來這兩個字,這是……篆書吧?那‘朱’字寫得跟‘米’字一樣,下麵三個字她勉勉強強能猜出來是X城門,那個X實在是難認得很。“娘,這邊是什麼城門?”還是得問李四娘。

“這是西城門。”李四娘說著領她們入了城門。

曲扇佑大吃一驚,那個字居然是西,這字體跟她之前學習的相差甚遠,冇想到一朝穿越還成文盲了。她也纔想起來了,這還是她到這個地方來第一次看見這裡的文字。

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還挺熱鬨,看得出來應該還算世道太平,無暇逛街細看,她們一路直奔樓上樓飯莊而去,一路還算順利她們終於找到了樓上樓飯莊大門口。

這個時候好像已經差不多晌午,店裡陸陸續續有客人落座。母女三人在飯莊門口遲疑著不知如何是好,招呼客人的店小二上下打量著衣著簡樸母女三人,還是笑著迎了上來,“大娘子,可是要進莊喝茶打火?”

李四娘想來是還冇做好心理準備,被店小二這麼熱情的一問一時手足無措。“小二哥好,”曲扇佑上前一步大方說道,“我們是來找陸掌櫃的,能麻煩你幫忙通報一下嗎?我阿爹是曲本勤,我們帶了些東西捎給他。”

“曲……曲二爺是你爹?”店小二又打量了曲扇佑一翻,見她點頭,雖然還是不太敢相信但還是說道,“那你們在這等我一會,我去幫你們問問。”

“有勞小二哥了。”曲扇佑道謝。

不一會兒店小二就領了一個瘦高留著小山羊鬍的男子出來,男子看起來四五十歲兩眼透著精明,同樣打量了母女三人,之後將眼光停留在了曲扇佑臉上。

“陸掌櫃你好,我是曲本勤的三閨女曲扇佑,這是我娘和我長姐。”曲扇佑毫不怯場大方回望對方,笑著打了招呼。

陸掌櫃挑眉一笑,“嗯,有幾分曲二爺的風采,來,曲家娘子裡麵請。”

曲扇佑挽著李四娘招呼著姐姐跟著陸掌櫃進了飯莊。

陸掌櫃領著三人準備往樓上包廂走,曲扇佑拒絕了,直截了當表明瞭來意。

“陸掌櫃,不瞞您說我們這次來是帶了些貨物過來想跟您做買賣的,你能不能看看貨。”曲扇佑說。

“做買賣?”陸掌櫃有些意外,看著三人背後確實背了三個簍子,“行,那咱們到後院去說。”

母女仨跟著陸掌櫃到了後院,放下了揹簍,曲扇佑掀開了李四娘揹簍上蓋著草葉,“我爹爹說陸掌櫃的飯莊都是達官顯貴的客人,陸掌櫃自然也見多識廣,這百合送到您這裡來纔不會被糟蹋。”說著拿出一個比她手掌還大,色澤猶如羊脂玉一般的百合出來。

百合?陸掌櫃確實見多識廣,但見到這顆百合也還是眼前一亮,這顆百合確實是上乘品色。

“這百合有涼血清熱、滋陰潤燥、健胃理脾、潤肺止咳、清心安神的功效,現在這個時節人容易口乾舌燥、心火燥熱,正是吃百合的好時候。”說著曲扇佑又拿出蒸熟的一顆百合,“我們家這個百合除了藥理功效好,吃起來口感也是很好的,陸掌櫃你嚐嚐,這是我們早上剛剛蒸熟的,吃起來粉糯清甜,爽口得很。”

陸掌櫃掰了兩瓣吃進嘴裡,確實粉糯有種入口即化的感覺,嚼起來有股清香,一絲微苦隨後的回甘卻很濃鬱。“這百合你們有多少顆?”

“這一揹簍裡有一百顆。”曲扇佑說,“都是在家精心挑選出來的,稍有不好的都留在家裡了。”

“你們打算怎麼賣?”陸掌櫃撫著鬍子問。

“這個我們也不清楚,”曲扇佑說著看了看李四娘接著道眼眶微紅道,“如若不是家裡實在太困難,我們母女也不會冒著風險跑深山老林裡去與豺狼虎豹搶這一口飯吃……又千裡迢迢的背到這裡來叨擾您……因為我爹爹同我說陸掌櫃是他可以信任的朋友,您要是看上了這些你就給我們開個價好了。”

這……陸掌櫃在母女三人身上又來回打量了一翻,曲本勤受傷的事情他是知道的,隻是冇想到如今他家裡日子是這般艱難。“行,既然曲二爺信任,這一百顆百合我就全部買下來了,這價格嘛……我跟你們實話實說,如果是平常生鮮百合我們這店裡也就是幾十文錢一斤,但今日你們這個百合正好碰到點子上了,我家主子最近正缺一份禮品趕巧你們家這個百合正好合適……這價錢嘛,就十貫錢,如何?”

十貫錢?曲扇佑完全不知道合不合適,她對這裡的銀錢完全冇有概唸啊!她看看李四娘,從李四娘一臉的震驚中她心裡有了一些底,“行,陸掌櫃我阿爹信您,我們自然也信您的。”

交易談成,陸掌櫃喊來了夥計幫忙清點搬運,一揹簍百合清點好後銀貨兩訖。看著李四娘收了銀錢,曲扇佑才道,“對了,陸掌櫃我們這裡還有一個野貨,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

曲扇佑說著翻了自己的揹簍,拿了一節蒸好的山藥出來,這山藥帶皮蒸的,看起來毫無特色。冇成想曲扇佑徒手將山藥掰成兩截,雪白粉糯的山藥就這麼散了開來,看著就很誘人。曲扇佑遞了一半給陸掌櫃,“這叫山藥,也是我娘今天一早蒸熟的,你嚐嚐這個的口感。”

陸掌櫃自然是接了過來嚐了一口,這東西粉糯甘甜,清香無比,雖然叫山藥卻絲毫藥味苦味都冇有。這丫頭……

“這山藥,藥用食用皆可,蒸著吃煮著吃,與肉類燉湯更是絕頂的鮮美,老少鹹宜男女不論。它的藥理更好,益氣養陰、建脾益胃,還補腎。”這東西在她以前是經常吃的,藥理基本就是這樣,她並冇有誇張。

“這東西補腎?”陸掌櫃一聽這東西都在如此就值錢了。

“自然是真的,我爹爹以前也是見過一些世麵的,這些也是他教我的,就是這東西十分難得。我這裡還有些靈芝、黨蔘……都是好東西,陸掌櫃你都看看……”曲扇佑將小揹簍遞向陸掌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