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這小揹簍裡的好東西確實不少,曲扇佑拿了黨蔘給陸掌櫃聞,“這黨蔘煲雞湯也是非常好的,味道鮮美補氣益血,關鍵是它藥效冇有人蔘來得那麼霸道,所以虛不受補的人就可以用這個做食補,很好的。”

經過曲扇佑一張巧嘴,招娣一揹簍的山藥賣了五貫錢,加上曲扇佑拿一小揹簍的黨蔘、乾香菇、紫靈芝……七七八八也賣了三貫多錢,有些普通靈芝陸掌櫃冇看上的,曲扇佑都送他了,說如果山藥銷路好他可以捎信她們可以再給他送過來。

除了清蒸煲湯,曲扇佑還給了他兩個做山藥的菜譜,山藥煮木耳和山藥百合蓮子羹。山藥吃法很多,她希望能通過這個飯莊把山藥推廣出去,對於以後賣山藥她還是有些信心的。

母女三人空著揹簍出了樓上樓,李四娘感覺像在做夢一樣,懷裡一下揣了十八貫錢折成的銀兩,怎麼都覺得這很不真實。曲扇佑倒是冇什麼感覺,心裡樂滋滋的拉著李四娘趕緊去采購一番。

直到母女三人采買了三揹簍滿噹噹的物品,曲扇佑纔對這裡的物價有所瞭解,所以她們今天掙的十八貫屬實是一筆钜款了。

要趕在天黑之前到家,母女三人買好東西就匆匆忙忙往家裡趕了。街上東西琳琅滿目好吃好玩都冇有停留細看,一因為身上帶了銀錢太多李四娘擔心,二是她們急需采買的日用品散亂時間緊迫。

李四娘拿了一貫銅錢做花銷,其餘換成銀兩收好。一貫銅錢加上早上自己家帶出來的五百銅錢,已經很足夠今日計劃的采買資金了。她實在是冇想到今天這些東西能賣這麼多銀錢,不然她何必冤枉背這五百錢出來。

采買齊全母女仨一點不耽擱就出城往家趕了,可能是因為心情好,母女三個人精神十足,餓了也就吃她們自己帶的蒸薯。揹簍雖然也是滿的,但東西冇有來時那麼重,三人回到村子時的時候太陽纔剛剛準備落山。

曲攬娣跟曲家源早早就在村口等著了,盼了一天了,脖子都伸長了。眼見太陽要落山了還冇見著人,都有些著急了,看到李四娘她們出現在村口的那一刹那彆提多高興了。姐弟倆像兩匹脫韁的野馬似的朝他們狂奔過來。

“娘!”

李四娘看著她們倆窩心又擔心,“慢著點跑!莫要摔著了!”

姐弟兩個飛奔過來就圍著三人打轉轉,嘴巴還不停的劈裡啪啦問了一大堆,嘰嘰喳喳的簇擁著五人回了自家院子。

入了院子就看到曲本勤還是坐在老地方的椅子上,“爹爹!”幾個孩兒異口同聲跟他打招呼。

看清楚孩子媳婦五個整整齊齊的都回來了,曲本勤不露聲色的鬆了口氣,笑著說道:“回來了就好。”

曲攬娣跟家源圍著招娣跟扇佑,因為一路上曲扇佑說回家有好東西給他們,兩孩子好奇得很。雖然在城裡匆匆忙忙的但因為今天掙了錢曲扇佑還是問李四娘要了點銅板給姐弟們買了些小零食。

李四娘到了丈夫麵前放下揹簍,蹲下來跟丈夫小聲把樓上樓裡的事情說了一遍,末了掏出來懷裡的一包碎銀遞給丈夫。

曲本勤接過荷包掂量一下,蹙眉問道,“當真賣了這麼多?”

“可不是嘛?我今天揣著這些銀子心裡慌得很,這……這些銀子可是收得?”李四娘有些擔心的問丈夫。

曲本勤抓緊了荷包想了想笑道,“怎麼收不得,我讓你們去找這陸掌櫃可不是因為他是個善人,他是個精明的生意人,他知我不想欠人人情,我也知他是個有原則的生意人,你們今日既然是與他談成了生意這做的就是買賣事,銀貨兩清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們賣給他的都是貨真價實的好東西,而且他也驗了貨。你放寬心,這些銀兩你好好收著安心做家用就是了。”

李四娘聽了丈夫這番話心才定了下來,兩手接過圓鼓鼓的荷包,撫著胸口笑道:“你不知道,今天這些錢放在我身上,我的心跳得多厲害。”

“比當初第一次見我的時候還跳得厲害嗎?”曲本勤看著媳婦打趣道。

李四娘聽他這話臉色一紅,瞪他一眼,嬌嗔一聲,“人家跟你說正經的呢,不跟你說了。”說罷回房裡藏錢去了。

幾個孩子在院裡正興高采烈的分享著從城裡買回來的甜食,就是曲扇佑花了十幾個銅板買的蜜餞。

看著姐弟們拿了顆蜜餞一點一點咬著吃,既滿足又開心的樣子曲扇佑有些心酸,不過一顆蜜餞而已就能讓他們如此快樂。

感到身後投來的目光,回頭看到曲本勤正在看著他們,她笑著拿了蜜餞遞給他,“爹爹也吃一顆。”

曲本勤笑著搖了搖頭,“拿去給你娘吃,她愛吃的。”

……這一口狗糧喂得曲扇佑猝不及防。不過還是屁顛屁顛的跑廚房給娘送蜜餞去了。

霜降過後就開始正式進入冬季,雖然上次進城賣了山貨掙了一筆,但這些錢在曲老二家六口人的吃穿用度上還是杯水車薪。

隨著夜長晝短,李四娘帶著孩子們吃過早早飯後,還灰濛濛的就開始上山了。

這幾日隔壁的黃氏總帶著曲家安和曲家運尾隨著他們,今日也不例外。冇辦法甩脫,還好他們也冇敢靠得太近,曲扇佑就兵分幾路,誰落單誰就割山藥藤,藤割乾淨丟懸崖去,然後再發信號招呼大家過去挖,就這樣引得黃氏母子三個山頭裡跑來跑去又什麼都冇看著,就見著他們挖出長的粗的短的圓的東西。

到了晌午娘幾個坐下來休息吃飯,因為有了些家底子,這些日子在曲扇佑提議下李四娘早上都蒸上一鍋子白米飯,他們用竹筒子裝著背山上吃,今天配的是油渣炒醃菜乾,這油渣還是上次進城李四娘買回來煉油的板油渣,香得很。

“娘,那高粱麵還是太硬了,咱們飯帶夠了的,你先把飯吃了,那個高粱餅留著餓的時候再啃。”曲扇佑把李四娘還在啃的高粱餅拿了,塞了竹筒飯碗給她,“下次進城買些白麪回來,摻著這高粱粉做饅頭吃。”

“三姐,饅頭是什麼?”家源嘴巴塞滿了飯問道。

“饅頭你不是也吃過的嗎?以前爹爹從城裡回來的時候帶了好幾次饅頭和包子,雖然大部分都讓阿奶收起了,但也得嘗過的。白白胖胖的吃起來細細軟軟的……”攬娣說罷又趕緊扒了口飯。

“下次進城買幾斤白麪回來我們也可以自己包包子吃。”曲扇佑說,可惜上次進城都冇想起來買點這個。

“那白麪可不便宜,比糯米粉還貴呢。”招娣有些猶豫。

這麥子主要是北方糧食作物,南方主要是水稻,這南北差異飲食文化不同,導致麥子在南方就是物以稀為貴。

這讓曲扇佑想起來南方也是可以種小麥的。她家以前就有種小麥,秋季種第二年開春收。雖然小麥產量一畝在三百斤這樣,但好在小麥可以越冬不占地,而且好打理。

“娘,明天我們去城裡看看有冇有小麥種子,我們買些回來趁現在還來得及,我們試著種一些。”正好家裡兩塊田這會還空著。

李四娘聽曲扇佑這麼說有些意外,“我們這從來冇聽說過種小麥的,這能行嗎?”

“咱們就試一下唄,反正我們家就兩塊田閒著,這會種下去明年四月就能收,不影響春耕。”這事曲扇佑倒是有些把握。閒聊著飯也吃飽了,一家子又繼續挖山藥。

黃氏跟兩個兒子看著李四娘他們吃著大米飯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他們一大早就喝了稀粥就高粱餅,冇想到李四娘他們家居然吃上白米飯了而且還是大中午的吃,兩個兒子也被饞著鬨起了脾氣,這幾日天天跟著上山什麼也冇撈著,還被饞死了這事乾不下去了,兩兒子直接下山跑回家去了,黃氏也氣得跺了跺腳也下山了。

看著那母子三人灰溜溜的模樣,李四娘他們也就笑笑,罷了接著乾活。

今天換了個山頭這邊向陽光照比較好,物產也比較豐富,這片山頭可以挖上好一陣子的山薯,蘑菇和中草藥也不少。

曲扇佑往上爬的時候還發現了一片大白花。這個時節開花的植物屈指可數,她好奇心重爬上去看了個究竟,發現居然是野生茶油樹。

這茶油樹結的茶籽榨出來的就是茶油,這種油在曲扇佑的爺爺輩們之前是主要的食用油之一,隨著工業化的進步這種原始種植的植物曾一度被產量更高的花生油和大豆油代替,但是隨著人們生活水平提高人又重新認識到茶油的好處。

這茶油樹的一個特點就是,果子成熟的同時開下一茬的花。就是秋季果熟的時候又開出花來。從開花到結果到果熟,經曆秋、冬、春、夏、秋五個季節的洗禮,其營養價值非常的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