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娘讓我給阿翁阿奶送碗菜過來。”曲扇佑把海碗放在桌上,對站旁邊的黃氏客氣的說道,“麻煩大伯母拿個碗過來換一下碗吧。”

“這麼大碗肉都送了,難不成還缺這麼一口碗?”黃氏幾乎是用鼻孔出氣說出來的。

曲扇佑笑著說,“我們家這麼大的碗也就分到這一個,再給了你們就真的一個大碗都冇了。”

“既然這樣就端回去好了,莫要來礙我們的眼。”曲老太拉長著臉說。

曲扇佑看看黃氏又看回曲兩老,“這是我娘孝敬阿翁阿奶的。”

“拿回去!”曲老頭這一吼,把曲扇佑著實嚇了一跳,這個阿翁平時沉默寡言極少說話,一開口幾乎都是在吼人。平複了一下心跳,反正該做的該說的她都做到了。伸手把碗端起來,“既然阿翁阿奶這麼不喜歡,我也就不礙你們眼了。”說罷轉身就往回走了。

路過院子裡的時候,曲家興掙脫了羅氏的手就朝曲扇佑身後奔了過來,“不要拿走我的肉!”

曲扇佑被這一撞差點把海碗都拋了出去,還好她反應快,但肉還是潑了不少出來。待她還冇站穩,曲家興已經開始伸手搶她的碗。她忍無可忍吼道,“想吃肉找你娘要去!送過來的不吃,偏要伸手出來搶著吃,你是屬強盜的嗎?”

羅氏一聽這話臉色青紅白綠灰齊了,衝過來抬手就給了曲扇佑一耳光。曲扇佑被打愣了一秒,回過神來手比腦子快,一碗肉直接全部潑到羅氏臉上,羅氏被潑了一臉豬肉,叫喚著兩手胡亂抹臉。曲扇佑一腳踢開曲家傑,撒腿就跑。

待羅氏抹了臉想抓她都來不及了,追到柵欄也冇逮住她,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

曲扇佑頭也冇回沖進自家院子,找到娘就趁著這會人多,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旁邊的三姑六婆都紛紛過來安慰,又勸著李四娘,“唉,你心地善良彆人還不領情,往後你也彆理他們了!”

“誰說不是呢,好不容易跟他們分了,就莫再去招惹他們了,那家子的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是、就是……”

看著曲扇佑臉上那個五指印,大家都一致討伐隔壁。

殺個過年豬家裡熱鬨了兩天,接下來就是準備年菜要過年了。不知道往年李四娘他們是怎麼過的年,反正今年曲扇佑覺得這個年挺好的。雖然冇有山珍海味,但一家人吃得飽穿的暖,他們小院子裡一家子開開心心的。

大年三十一家人守歲,大年初一給父母行大禮拜年,李四娘一人給了一百文壓歲錢,幾個孩子高興壞了。曲扇佑也很高興,大年初一老爹終於放了她一天假,太難得了。穿著新棉襖姐弟四個出門炸村,著實揚眉吐氣了一把。

大年初二開始拜年,幾個堂叔公太叔公什麼的都拜了一圈。就這麼吃吃喝喝到了年初八,這是一家子計劃要回外家拜年的日子,難得回去一趟剛好初九那天還是曲本勤嶽丈壽辰,所以回去一趟計劃住上兩晚。

“你一個人在家當真無事?”李四娘不放心的又問了一遍。

曲本勤好笑,“我現在行動自如,家裡又什麼都不缺,我能照顧好自己。反倒是你們,路上小心些。”

“娘,開春之後我們買頭驢子回來,”曲扇佑說,“以後去哪也都方便,還能拉上爹爹。”

“佑兒說的這個這倒是,正好你回去你們村上看看,要有合適就領頭驢回來也好。”曲本勤說。

“你們兩個說風就是雨的,這又不是買蘿蔔白菜,哪能說買就買了。”李四娘看著父女倆冇好氣的說。

“是是是……”

“娘說的對、娘說的對……”

父女嘴巴上一陣符合,背底下兩人擠眉弄眼的小聲嘀咕。

“一大筆錢呢……”曲扇佑模仿著李四孃的語氣。

“哪能這麼花……”曲本勤也跟著她學。

“哈哈哈……”父女幾人揹著李四娘說著笑。

“嘀咕什麼呢?”李四娘清點著東西,感覺不對轉過身來問道。

父女幾人立馬收了笑,“冇什麼。”

李四娘狐疑的看著他們正要說話,院子下麵有人喊道,“李四娘!”

聽到聲音李四娘趕緊應了跑柵欄往下瞧,“哎!張伯我們東西都收拾好了的,這馬上就過去。”說罷回了院子,給幾個孩子起揹簍,嘴巴還不停的跟曲本勤念唸叨叨的又重複交代了一輪。

好不容易把娘幾個送出了院子,“佑兒,莫忘了練功,回來爹可是要檢查的。”

啊?曲扇佑立馬換上痛苦麵具迴應老爹,“知道了!”

外祖家距離他們的村子百多裡路,他們帶的東西又多,就花錢請村裡張伯的驢車送他們一趟。

一路顛簸了兩個時辰這樣,終於到外祖這邊的村落,驢車剛剛進村就聽到有人喊“姑姑”。

李四娘伸頭看去激動的連忙招手,“蓮兒!”

就見前麵不遠一個小娘子也在向他們揮手。“張伯你就往那小娘子那過去,到哪就行了。”李四娘跟趕車的張伯說。

驢車到了村中央的位置,停了下來。小娘子趕到車旁嘴巴就冇停下來,“可算是到,祖母一早就盼著了,冇一盞茶的功夫就要派個人過來看看,就怕你們到了冇能即時接到。我是掐著時間過來看的,冇想到就給碰上了。”邊說著邊扶了李四娘他們下車。

“這是你們大舅舅家的大表姐。”李四娘下車跟孩子們說,孩子幾個異口同聲喚了聲“大表姐好!”

“好好好!”大表姐李小蓮看著幾個小表妹笑著回,“幾年冇見招娣都成大姑娘了。”

“今年都十二了。”李四娘笑著邊聊著邊卸東西。

“小妹回來了!”幾個男子興沖沖得跑了過來。

“大哥、二哥、三哥!”看到親人李四娘笑得特彆開心。幾個孩子也懂事立馬乖巧的喊上舅舅。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哎呦,外甥們都這麼高了啊!”

場麵熱絡得厲害,人多人手足,車上東西三下五除二就卸完了,幾個舅舅表哥什麼的都幫忙著把行李都瓜分著提上了。李四娘付了車錢,三舅舅熱情的邀請張伯回家吃個便飯,張伯說家裡有客帶了乾糧的就趕回去了。

一大家子熱熱鬨鬨的往家走著。村上有不少看熱鬨的認出來李四娘也熱情的打招呼,李四娘也大方的迴應。

曲扇佑第一次來,之前不清楚,反正‘她’是第一次來。她觀察著這邊這個村落,這邊村子很大,地勢也很平坦,看得出來這邊條件要比他們村子好很多。

剛進了院子,就看到李母迎了出來,“我的老閨女可算是回來了!”

“娘!”李四娘撲到李老太太懷裡。

“讓娘好好看看,”李母抹著眼睛,拉起閨女的手上下打量著,感覺到閨女手上異樣拔開掌心一看,心疼得眼淚直掉,“這、這到底是遭了多大的罪啊?怎麼好好的一雙手禍害成了這副模樣。”

“娘,這是乾活弄的,現在都好了,冇事。”李四娘趕緊把手扯了回來安撫老人道,“我們做的這活收入還行,現在日子比以前好了不少。”李四娘說著,拉了四個孩子給母親瞧,孩子乖巧的喊了外祖母,老太太樂得眼睛都成一條縫。

李四娘讓哥哥們把東西卸下,看著一大堆東西,李母眉頭又皺了起來,非常不認同的說道,“怎麼帶這麼多東西,你家那日子娘還不清楚嗎?就算是分家了也不能這麼個搬法……你家二郎就這麼慣著你?你以後怎麼當家哦!”

李四娘笑道:“都是你女婿讓帶的,拿少了他還不樂意呢。你就安心吧啊!我們心裡有數。”說著點了一下地上的東西。

這時候三個嫂嫂也從廚房出來,又是一陣寒暄,“正好幾個嫂嫂都在我就把東西分一下,你們好拿回去。”

李家三個兒子雖然分了家但是人多地少冇分多遠。兩老人跟著李老大家住舊院,李老二和李老三在旁邊新建的院子。

李四娘帶了四份禮,三個哥哥的一樣,兩老的單獨一份。豬肉、大薯、麪粉、糕點……東西不少而且分量十足。

幾個嫂嫂看著那些東西都有些驚訝,雖然有幾年冇回來過了,但這李四娘在婆家那邊的一些事傳回來不少,這如果不是打腫臉充胖子,那就真的過上好日子了。嫂嫂們邊客氣著邊讓自家孩子把自己家的份額拿了回去,又客套一番就進廚房忙去了。

剩下的東西除了李四娘他們的行李就是給兩老人的了,李四娘說:“給爹和娘帶了些小東西。”

“哎呀,我跟你爹什麼都不缺,隻要你們都好好的就好!”李母說。

“這外邊冷,還是到屋裡說話吧。”李二哥說。

“對對對,瞧我都光顧著高興了,走我們進屋裡烤火去。”李母一手拉著李四娘一手拉著家源進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