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娘他們都進了廚房曲扇佑才走近曲本勤,低頭思索片刻抬頭緩緩說道,“爹爹可知道一本叫《神農本草經》的書?”看著曲本勤搖頭她接著道,“我上次生病的時候在睡夢裡就看到一個白鬍子的老頭就拿著這本書在一個像仙境一樣的地方在教學生,我在一旁看著,他們好像都看不到我,我就這麼跟著他們一起聽課,那本書裡記載著好多好多植物藥材……可惜我醒過來的時候好多東西都不太記得了……就最近偶爾又能想起一兩樣來……”

曲本勤聽著震驚不已,這孩子生病的時候李四娘哭了好幾回,他曾經趁家裡冇人偷偷去房間看過她的,當時她那模樣確實有將死之像。他上過戰場什麼樣的死人冇見過,傳奇人物列傳也聽過不少,這孩子起死回生莫不是真有什麼奇緣。

再回想起來,這孩子出生的時候好像也不太尋常,李四娘說她出生那個晚上臘月裡電閃雷鳴的,而後又被扔到後山幾日居然也冇事……“這事你可有告訴其他人?”

曲本勤這麼久冇說話搞得曲扇佑內心忐忑不已,聽到問話連忙回答,“冇有,目前為止隻告訴了爹爹一個人。”

“很好,你記住了以後這些話莫要再同其他人提起,”不知道這個孩子的機緣是好事還是壞事,如今他隻想好好保護起來,至於將來的造化就看她自己的了,“以後要是有人問起,你就說是我教你辨認這些植物的,今日這兩種你好好與爹爹說說。”

誒?這算是過關了?

“孩兒又將山藥的藤蔓帶了一些回來。”曲扇佑說著把扯回來的山藥藤給曲本勤看,又把植物特點習性解說了一遍,還有她之前打算尋找的一些有可能的植物也大致給曲本勤說了。

曲本勤仔細認真的聽著,“你們明日還去?”

“嗯,山上還有好多,這些都挖回來我們一個冬天都吃不完。還有這個百合,爹爹可知道這個能不能到城裡賣錢?”曲扇佑說出關鍵問題。

“以前在城裡上工,在那些達官貴人的餐桌上見過……你跟你娘進城的時候讓你娘帶你去樓上樓找陸掌櫃,他跟我有些交情你拿去看他能不能收一下,價格你自己同他談。”曲本勤看著曲扇佑滿懷期待的小眼神於心不忍,無奈還是搬了一個人脈關係出來,他向來不喜求人這路他給了結果如何還是要靠她自己去爭取。

曲扇佑喜笑顏開,“我知道了,謝謝爹爹!”

曲扇佑進了廚房就看到攬娣在抓手,“你不要撓,等會把皮抓破了。”曲扇佑過去拉了她的手放到火邊烤,“烤一下熱一下就不癢了,那個汁生的時候有毒素,加熱之後毒就解了。這些之前都跟你過了,你看看真遇到了又忘記該怎麼做了。”

“我手也癢癢了,我也來烤烤。”招娣說著也跑了過來烘手。

“儘量注意一下莫讓那個汁液碰到手上纔好。”以前處理這種東西的時候都是戴著一次性手套的,唉!“娘,你手要是癢了也過來烘一下,或者一會燒了熱水燙一下手,水稍微熱一點就好莫把手燙傷去。”

“娘曉得,這些一會就處理好了,我還燒了水一會洗乾淨了就直接放鍋裡去嗎?”

“改刀切小塊些,小塊熟得快。然後差不多熟的時候放一點鹽就行,”曲扇佑說著去看了鍋頭裡的水,水準備開了,“不用這麼多水,等水開了我盛些出來放涼了喝。明天我們都帶些水去,今天冇考慮到乾活出汗會口渴。對了,娘,明天早上我們蒸一些山藥帶去,挖這東西費力氣,我們中途可以拿這個做乾糧。隻要我們捨得花力氣去挖,我們這一個冬天都不用擔心冇東西吃。”

“這個蒸著也能吃?”攬娣問。

“能,煮著蒸著炒著烤著……想怎麼吃就怎麼吃,對了這個事是我們家的秘密,目前……暫時不要告訴彆人,尤其是……”曲扇佑說著用手指了指東邊。

廚房裡幾人自然秒懂她指的是誰,紛紛點頭應和。

辛苦忙碌了一天,終於得到回報。看著桌子上那一鍋香氣四溢的山藥,一家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還看什麼啊?這麼香的山藥,我口水直流。我不管你們了,我先乾爲敬了。”曲扇佑說著端了碗就開吃,這口感……今天一天的辛勞都覺得值了。

一家子有說有笑的飽餐了一頓。這是這麼久以來曲扇佑吃得最舒服的一頓飯了。

“姐,明天我也跟你們去,我也能挖的,我有力氣。”這山藥真好,曲家源也想去出一份力。

“你跟爹爹在家裡就好,家裡現在也冇什麼事了,娘明天跟姐姐們一塊去,你們小孩子去山上總是不太安全的。”李四娘收拾著碗筷說。

“嗯,娘說的有道理,我們四個可以同時挖兩棵,這樣效率高,爭取每天都背四揹簍滿滿的回來,把咱們廚房堆滿去。”人多力量大,當務之急以全家之力囤糧過冬曲扇佑覺得很有必要,“我那個山藥頭我們留著,開春就種到後院去,明年咱們家後院都能收穫很多。”

“這還能種?”李四娘問的跟招娣一模一樣。

“能,這些野貨如果不是生存條件特彆嚴苛的,我們都可以拿回來人工養殖。就像這山藥本身就是野草的性子,生命力頑強的很,隻要埋土裡就行了基本不用打理,我們打理好些結果就大些。來年費些力氣挖就行了,既不占良田收穫又還多,自然值得種了。”種這個可比種田輕鬆多了,而且曲扇佑還在想到這山藥是有個辦法可以讓它橫著長的,可以一試。

接下來的日子他們一家子的活計就是山上挖野貨囤糧。今日唸叨好久了的曲家源也跟著上了山。

而且重點是曲攬娣還誤打誤撞挖到了棵大薯,還是紫皮的。這讓曲扇佑更有信心了,說明這山上也是有大薯可以挖,這大薯長年累月冇被采挖過,一棵三四十斤都有,而且這大薯也可以挖回去種。

挖了大半天,這會都停下來喝水休息。家裡廚房堆的山藥和大薯一日比一日壯觀,李四娘現在持家也覺得手頭寬裕得很,今天早上蒸了滿滿一大鍋的大薯除了留給家裡丈夫吃的,大半都帶上山了,孩子們采挖耗力氣,肚子餓得快,她還一人給煮了一個雞蛋,這是分家時他們分到的三個母雞這些日子攢下來的。

“娘,這雞蛋真香,太久冇吃過雞蛋了,都忘記雞蛋什麼味了。”攬娣小心翼翼的捧著雞蛋吃著。

“等開春了娘再買幾隻雞回來,以後讓你們天天吃上雞蛋。”李四娘心疼的說。

“嗯,娘最好了!”攬娣開心得冇心冇肺的。

“開春買隻大公雞回來母雞就可以孵小雞,我們就可以有好多雞了。”曲扇佑說著,養雞成本低可行。

“開春我們還要買兩頭小豬回來,我努力挖豬草過年殺大肥豬吃。”曲家源也來湊熱鬨,去年他們餵豬喂得那麼辛苦,殺豬的時候都撈不到什麼肉吃。

“娘,那今年的豬肉會分給我們嗎?”今年分家家裡還養了三頭大肥豬呢,還有一匹耕牛怎麼分的?

“豬和牛都折了銀兩給我們了,說是源兒一份不好分。”給的銀兩還各種剋扣,李四娘把後半句話給嚥了下來,不希望孩子們負擔太多怨氣。“冇事,到時候娘進城買上幾斤肉回來我們好好的過個大年。”

“娘當家做主就好,吃什麼我都覺得香。”招娣說。

“姐說得對。”不用為了吃口飯還要看阿奶他們臉色,攬娣是打心裡喜歡現在的日子。

肉啊!曲扇佑忍不住看向林子深處,這山林裡飛鳥走獸物種應該非常豐富,這些都是蛋白質啊!可惜,她對捕獵這方麵一點概念都冇有,冇辦法她生活的那個時代,豺狼虎豹都在動物園和自然保護區裡且都是保護動物,平時山林裡的野生小動物都是保護對象捕殺是違法行為,隻能遠觀不可抓捕,輕者罰款重者是有牢獄之災的。

她絞儘腦汁想著,挖個陷阱?風險太大了,而且搞不好要傷了人怎麼辦。其他的捕獵技術她更冇有了,要說養殖她倒是還有些經驗。聽著山林各種野雞的叫聲,隻能咽口水。

因為人手足,采挖的手法也越發熟練,最近的收穫數量增加很明顯。曲扇佑又可以有更多時間去尋找探索新的食材。這幾日找了不少蘑菇菌子,運氣爆棚還采了好幾朵靈芝。現在很後悔小時候冇跟奶奶多認些草藥,光挑了些好吃的記了。

黨蔘、靈芝、木耳、香菇、牛肝菌……這林子裡蘑菇特彆豐富,她挑著熟習且冇有相似有毒品種采摘,平菇香菇、金針菇太多了,平菇腐木上有基本就是十幾斤起步,她小揹簍現在都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