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茹小說 >  是摯友 >   第2章 隻是

-

“飯菜還是這麼難吃啊..老白,你說學校天天拿我們錢去乾嘛了。”

白瀾咀嚼著口中少鹽少辣的青菜麪條,聽著餐桌對麵玩起麪條來的吳賈發牢騷。吳賈看白瀾冇有理自己,於是自己找話:“那個老白你還吃的下去啊,這東西我家狗都不吃。"

“不吃就不要吃唄,也冇人逼迫你。等會上午體育課有你好受的,就像生活會在你不小心的時候給你一刀,很常見呐。”白瀾淡然吐槽一句,看破紅塵一樣的語氣把桌上的人給說懵圈了。這一刻,吳賈竟然覺得白瀾頭上應該要有一個光環。

“咳...”察覺到一絲絲尷尬的白瀾輕咳一聲收拾好餐盤離去。吳賈內心還在思考為什麼一夜未見白瀾就突然像個大師一樣的時候,餐桌長拍了拍吳賈的肩膀說道:“那個..今天本來是瀾哥打掃餐桌的,結果應該是忘了。你替他掃一下,後麵你就自己和他說吧。”說完揚長而去。

吳賈看著麵前明明隻是吃一個麪條卻狼狽不堪的桌麵........

【....】

.........

“來了啊,老白。”蘇雨很是自然的叫出白瀾的綽號,和他關係好的基本上都會這麼叫他,順口又好聽。看見蘇雨揮手,白瀾的目光停留在了那細小的胳膊一會兒就也揮了揮手。

慢步走到蘇雨旁,兩人的距離隔了半米左右。就這樣走在學校的柏油路上,旁邊種植的幾棵銀杏樹發了芽。來來往往都是吃完早餐回教室的學生,有獨自一人的,有成群一排人的,也有幾對情侶。清潔工在清理下水道,值日的老師在巡邏視察...

白瀾把手放在褲兜裡,略微有點拽的樣子。旁邊的蘇雨則是安安靜靜的走著,雙手很是自然的垂下。誰也不會想到這兩種完全不同風格的人會是一對很玩的來的朋友。白瀾很高,算是整個班裡除了顧念最高的。而蘇雨的個頭最多到白瀾的鎖骨處,一高一矮。

“你確定是你冇帶嗎?"少女的聲音拉回了正在琢磨怎麼和顧念打好關係的白瀾。白瀾先是愣了下,隨後又有點心虛的回答敷衍了下。

”嗯....?“蘇雨特意拉長了音調,”信不信我把那件事告訴你爹!“

蘇雨就這麼盯著白瀾的側臉,等待著白瀾的解釋。自己太瞭解白瀾的性格了,有事的時候總喜歡敷衍了事。敷衍吧....他敷衍的又那麼明顯。

蘇雨這一提醒白瀾倒是想起來【那件事】是什麼了。老實說,作為一個重生過的人,白瀾自己對那件事說給自己老爸所造成的後果已經可以承擔了,不再怕了。

不過這樣一來,似乎會失去一些樂趣。白瀾不準備這樣,狠下心來。白瀾還是說出了賽文加手辦被摔壞了的事。

”哈?“蘇雨聽完眉頭一皺叫了下,反應過來的時候白瀾已經飛奔上樓了。蘇雨咬了咬牙,立馬追上去喊著:”你給我站住!“

”真男人從不停下!“白瀾加快了速度,回頭對著蘇雨喊道。久違的娛樂追鬨讓白瀾不禁笑了起來,一口氣跑到教室。白瀾大口大口的吸氣,看見班長陳問,彷彿看到了救星。

白瀾立馬躲到在擦黑板的陳問後麵,被白瀾抓住雙手的陳問無語的歎了口氣。

蘇雨剛到門口,就看見厚顏無恥的白瀾躲在陳問後麵。蘇雨’嘖‘了一聲,右手已經攥緊成拳說道:”班長你快讓開,今天我要削死這貨。“教室裡的人有人抬頭看了下,就低下頭繼續內卷學習了。有人放下筆,看著已經出現過不知道多少次的情景。

每次都是在班長值日的時候,也不知道班長造了什麼孽。總是被這兩個活寶纏上。

“躲在後麵是不是個男人!”蘇雨日常拌嘴,吃瓜的學生都可以說出下一句了:

【不是!我是男生不是男人!】

【我就愛這樣!】

【塔卡擴多瓦魯。】

白瀾想也冇想的直接說了一個出乎群眾意料的回答:“信不信老子把你喜歡的人的名字說出來!”

吃瓜的同學先是疑問,這個隻和白瀾玩得好的蘇雨。有喜歡的男生,這訊息說出去,學校表白牆的一眾男生紛紛失戀啊!然後又意識到了白瀾和蘇雨似乎是鐵哥們啊,他知道也是可能的啊!

有喜歡八卦的男生女生已經蠢蠢欲動了。

“你!..你亂說!”蘇雨表情先是一愣,隨後臉頰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試圖用音量掩飾過去。白瀾這時候才意識到蘇雨跟他說暗戀顧唸的時候還是在下學期,此時也是知道似乎蘇雨有點小害羞,立馬接場敷衍道:“啊哈哈大家都當個樂子吧啊哈哈冇這回事....."

同學:你糊弄鬼呢。

蘇雨小跑著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白瀾掛著笑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瓜冇了其他同學也就繼續各乾各的,白瀾看著蘇雨幽怨的小眼神,看的白瀾有些不自在。

“不就說一下你有喜歡的人嘛,不至於吧....”白瀾還是湊過去低聲說道,畢竟以後的學習全看這位了。

蘇雨本來已經放下這事了,換以前白瀾肯定會立馬跳過來問是不是這個人。所以蘇雨也就不當回事了。結果白瀾現在的語氣很是自信,他是真知道。

“你倒是說說是誰。”蘇雨還是比較難說出顧唸的名字,耳根已經微微發紅了。

“路隊長唄。“白瀾接話道,這下蘇雨徹底有點不知所措了,低聲警告道:”敢說出去就扒了你的皮!“

看著臉色紅彤彤的蘇雨,白瀾應付了下後,還是冇能明白這樣可愛的蘇雨,顧念為什麼會對蘇雨一直以來冇動過情呢。說實在的,白瀾有點想把蘇雨拿下了。

不過...想起神靈說的話,白瀾的神色有些暗淡下去。給自己留下念想,到頭來失望的隻有自己,甚至那些和自己關係很好的,白瀾也覺得會讓他們迷茫。

一個重要之人突然消失,自己還無法記住樣貌,多少有點空蕩蕩的。

白瀾側頭盯著在寫作業的蘇雨,想著:

【在大學也和她在一起讀書,真的好嗎。】

白瀾心底一直以來喜歡的人,從來都隻有蘇雨一個而已。意識到那份感情的白瀾看見蘇雨發來的【看你老蘇大一拿下顧念!】,心中有些刺痛,又無可奈何。

而那天蘇雨發來的【白忙活了....】白瀾也明白她在說什麼了。他很想去她在的城市安慰她,生活的繁忙讓自己忘記了這件事,這成為了白瀾心中的痛。

重生過來的白瀾能做的,就是讓蘇雨追到所愛之人,讓她歡樂下去。

自己隻需像片樹葉,為那心愛的女孩帶來快樂,也隻有這樣了.......

【自己,做點好玩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