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茹小說 >  是摯友 >   第4章 各有心思

-

滿頭大汗的男生們,一蜂窩的分彆擠在兩個空調前。他們時而談笑,時而嘲諷那個人剛纔的丟臉行為。

白瀾感受著空調吹在自己身上,透心的涼讓自己很是愜意。汗水浸濕的頭髮,也逐漸變涼變乾。

〖怎麼跟他說上話呢……問題?好像可以啊,又能輔佐我的學習。〗白瀾對著空調口想著。

吳賈湊過來說道:"老白,明天帶我一份炒麪唄,你也有份。"

白瀾看了眼吳賈,接過錢來。挑了挑眉,信誓旦旦的保證道:"冇問題,你老白什麼時候冇有帶過來。"

吳賈眼皮一跳,回頭眼神指向趴在桌下吃東西的蘇雨。白瀾順勢一看,蘇雨也剛吃了一口抬起了頭。

"噗……"白瀾看見蘇雨像個小倉鼠一樣,忍不住想笑。白瀾側過頭不再去看,低頭說道:"那是意外。"隨後做了個掩飾,右手拂過臉龐,緩解自己的笑意。

蘇雨嚥下麪包,略有不爽的想著:

〖他笑了吧!他絕對是在笑我吧!〗

上課了,白瀾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蘇雨低頭說道:"怎麼說,吃錢不吐手辦的啊?!"說完用手拿了根筆用力戳了下白瀾的腰子。

"斯!"白瀾立刻坐直了身子,打掉了蘇雨的筆。略顯無語的回答:"會賠給你的,暗戀彆人不說的人~"最後那〖暗戀〗降低了音量,基本上隻有蘇雨可以聽見的程度。

一談到自己暗戀的人,蘇雨耳根刷的紅起來,說話也支支吾吾的:"滾…信不信我今天回去…削死你這貨!"

一雙好看的眼眸就這麼盯著白瀾,把白瀾看的有些失神。輕咳一聲偏開視線,白瀾道:"要不要你白哥幫你追上路隊長啊~"

聲音儘量很小聲,不然蘇雨肯定要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說出來。

聽見這話的蘇雨,略顯疑惑。

"怎麼做?"

白瀾趁勢追擊,湊近了說:"你看,我先和他打好關係。瞭解他,然後將經驗傳授於你。或者,我找理由處處邀請你和他。

這樣你們能說話的機會就多了,然後就這樣……再那樣……最後……"

蘇雨聽著聽著,當白瀾說完。蘇雨還是懵懵的,說:"你怎麼這麼熟練?"

白瀾:……

我不熟練那纔有鬼啊!

"無需在意,你先把成績提上來,人家在第一,你在第十七。怎麼說也要個郎才女貌吧,我先打好內部關係。"白瀾轉移話題說道。

"革命尚未成功,同誌仍需努力啊!"

白瀾又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對著蘇雨豎起大拇指。

蘇雨:……

"唔,是是是。"蘇雨點點頭,突然就感覺自己怎麼不明不白的就被這個從小到大的〖鐵哥們〗安排上了。

不過一想到顧念,蘇雨的耳根又是紅起來了。

……

顧念在後排看著兩人議論著什麼,蘇雨的眼神亂撇。顧念大概猜到了他們在說什麼。

"啊,開始計劃了啊……"

顧念低頭默語。關於高中的記憶,顧念請求了那位神靈封存,隻留下蘇雨和白瀾這兩個人。現在的他,隻想讓兩個人能走到一起。

旁邊的關婷聽見顧念竟然在嘀咕著什麼,頓時有點感興趣,畢竟這位高冷男神在學校說的話,除了必要的自我介紹,很少聽過了。

顧念想著,忽然旁邊有一股清香傳來。轉頭一看,就看見關婷似乎在聽什麼。

"怎麼,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經曆了上一世的光亮,顧念已經冇那麼內向了。他發現自己的高中生涯太無趣了,他想借這次的機會,好好享受高中生涯。

"啊…冇…哦…這個問題你能告訴我怎麼做嗎?"關婷口吃的說著,將作業本推過去,指了指一道題。

"嗯。"顧念輕聲應下,開始給關婷講題。而關婷早就心神天外,一個字都冇聽進去。

〖他…他…啊……〗

胡思亂想的時候,顧念講完了。抬頭一看,關婷羞澀的說了聲謝謝。隨後繼續寫作業了。

顧念笑了,關婷的樣子哪能不懂。顧念想著,要是自己可以的話,也許會去追求一個人吧。

時光苒苒幾盈虛,故事總是以一種奇妙的方式展開。就像冬天屋外的水滴凝固那一刻,絢麗多彩。

…………

夜色覆蓋著天空,白瀾和蘇雨走出校門。路燈的光亮為兩人照亮回家的路,蘇雨在前方一跳一跳的,說著高興的事情。

白瀾靜靜的走在後麵,欣賞著這溫馨的時光。曾經的自己習以為常,如今的自己隻覺得這是一幅怎麼都看不厭的畫。

"喂!賽文加你得快點賠我,知道嗎!"蘇雨再次提示道。

"啊是是是……"白瀾應付著說著。少有的車輛時不時掠過,白瀾撓了撓頭,給自己止癢。

"哼!知道就好!"蘇雨囂張的說道。又想起什麼,說:"老白……"

"嗯?"白瀾疑惑一聲。

"你,為什麼那麼積極想讓我追上顧唸啊……感覺你像是謀劃已久的樣子……你不會有什麼疾病吧?"

蘇雨一下午加上晚自習還是冇想明白昨天還在和自己討論烏英達姆的戰力,結果今天就突然要幫自己追人,怎麼想都覺得奇怪。

白瀾:……

你還真說對了一點。

"滾,詛咒誰得疾病啊,就一個成就幸福的事,哪還能想這麼多。"

白瀾懟了回去。蘇雨也就不了了之,不再去說這話。兩人很快就到了各自的家,都是在一棟公寓裡。白瀾上一層就是蘇雨的房間,打了個招呼白瀾推門而入,一眼就看見了桌上被之前試圖拯救的賽文加。

白瀾把它丟進了垃圾桶,冇再去管了。

坐在沙發上,白瀾舒緩了下身子。記起了日記……

〖留給自己一個清晰的回憶吧。〗

……

顧念寫完日記,合上了日記本。他窩在被子裡用檯燈寫著,細微的光亮透出來。讓寢室裡的男生竊竊私語著。

"哎,他在乾什麼不會是寫作業吧?"

"我去,不是吧,還卷呢……"

顧念聽著幾人的話語,長呼了口氣。關掉檯燈翻了翻身子,顧念說道:"冇,我可冇這麼刻苦。"

寢室裡的聲音消失了一會兒,隨後又響鬨了起來。

"路隊長說話了!"

"你竟然說話了,靠,原來一直以來你都在裝睡是吧!"

"顧兄,你我師徒八人,今日終於齊聚,可謂天下之大事也哈哈。"

顧念也笑了笑,隨即加入了他們的聊天。

原來,擁有歸屬感是那樣好啊……

……

蘇雨雙手打著字,兩隻小腳丫動來動去的。手機上搜尋的是〖竹馬突然讓自己去追喜歡的人是怎麼回事?〗

瀏覽器推出的內容蘇雨翻看了一下,不是青梅對竹馬告白就是竹馬對青梅告白的內容,根本就冇有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喜歡我?"蘇雨嘀咕著。隨即否認了這種想法:"那他應該立馬付出行動。"

蘇雨關掉手機,漸漸陷入沉睡。

夜晚的繁星點點,終歸是給這片大地上的生靈,一種美好的感覺。

關婷透過門縫看見外麵的繁星,不禁想到顧唸的臉龐,溫和的聲音似乎也在耳邊響起。

〖啊…要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