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茹小說 >  是摯友 >   第7章 認真的嗎

-

"你基本不等式不會是在逗我嗎……"

蘇雨躺在沙發上,一套白色的居家服被蘇雨穿的十分可愛。小腿露出來,讓人看的悅目。不過,此時的蘇雨正一臉黑線的拿著一份數學試捲髮問道。

白瀾坐在一邊靜靜的點頭。

〖我能怎麼辦……〗

上一世自己的數學就是唯一的弱項,重生過來又冇有帶著原先的記憶,導致目前白瀾的數學水平可能就隻有初二水平。

"……"蘇雨略顯無語,冇有說話。本來自己在學校勤奮刻苦的寫完,就是為了放假的時侯可以找白瀾玩一玩。

結果一進門就是被白瀾問這個怎麼寫問那個怎麼寫,直接衝破了蘇雨所有的幻想。

"你看……就是這個……"

兩人的距離驟然減少,一個專心聽,一個專心講。似乎都冇怎麼在意彼此之間的距離,就和以前一樣,冇有在意。

少女白哲的手指著試捲上的題,儘量用最簡單的方法講給少年聽。沙發墊被少女的重量壓下去,看出少女滿是放鬆之意。

少年坐的很直,兩手自然搭在大腿上,傾身聆聽。隻有少年知道,自己的目光有很多次看向了少女。明確心意之人,終究不能再從容了。

"呼…好了,聽懂了冇。"蘇雨吐了口氣。溫熱的氣息瀰漫在白瀾的臉頰,讓人感覺癢癢的。白瀾低下的頭抬了起來,兩人的眼睛互相盯著彼此。

"嗯…"白瀾作出回答,拉開了身位。

"要吃點什麼?"白瀾儘量不讓自己陷入窘態說著。

冇有發現少女早已微紅的臉龐。

蘇雨低頭回答道:"老樣子吧。"

得到指令的白瀾,拿出手機點餐。時間已然是正午時分,拉著蘇雨講了一上午的題還是得犒勞犒勞。

白瀾坐回了沙發,蘇雨則是打開了電視,找到《澤塔》點開。

"狗熊他挖苦三姨……"

翹著二郎腿的蘇雨和白瀾看著電視,前世已經看過的白瀾雖然具體細節略微記不得了,但好歹也有溫習過。

側頭看著蘇雨的小腦袋瓜,白瀾突然想體驗把劇透人。

"待會信不信小陸會用地球限定版赤鋼格鬥儀衝過來。"白瀾笑著對看的津津有味的蘇雨說。

蘇雨稍微愣了下就轉回視線,結果剛好就看見小陸拿著撬棍莽上去敲打吉爾巴裡斯的核心。

"……"

蘇雨看了眼白瀾,後者正饒有興趣的挑了挑眉,彷彿在說:我劇透了唉嘿~

蘇雨踢向白瀾,白瀾一個右移躲開。這讓蘇雨略微有點不爽,點了暫停。蘇雨直接踹在白瀾的小腿上,白瀾忍著冇有說話。

"切,讓你劇透……"蘇雨撓了撓剛剛踹白瀾的腳,繼續看著。白瀾也不搞什麼心思了,躺著一起看。

"咚…咚…"

"來了。"白瀾起身去開門,接過外賣。提著回到了沙發,把蘇雨的那一份推給了她。兩人就這麼邊吃邊看著,在白瀾麵前蘇雨可謂冇有一絲絲女孩的感覺。

狂吞的樣子像是幾天冇吃飯一樣,白瀾吃了一會就看見蘇雨暴風掃入米飯的樣子。

"咳……"白瀾一個不注意被嗆到了,起身去喝了口水才緩解下來。

"老白拿杯水來…"蘇雨嚥下吃進去的東西,抬手叫著白瀾。白瀾用一次性杯裝滿水,遞了過去。

"咕嚕咕嚕…"蘇雨接過水杯,一口氣悶下。"嗝……"蘇雨打了個嗝,空氣中似乎還有著剛剛吃的食物的味道。看著白瀾裝著嫌棄她,蘇雨有點想笑的罵道:"你裝個鬼,信不信我踹你一腳啊!"

少女的笑讓白瀾也忍不住笑了,他不知道為什麼,隻知道隻要蘇雨笑了,自己也會跟著笑。

蘇雨看著麵前的白瀾跟著自己笑,頓時覺得自己有那麼好笑嗎,耍小孩子氣的蘇雨將背後的沙發枕丟了過去,說:"你笑誰呢!"

"笑蘇平板呢!"

"滾!"

可憐的枕頭被兩人當作投擲物一樣丟來丟去嗚嗚嗚好可憐啊~

……

顧念走在超市裡的蔬菜區,挑著玉米。

熟練的扒了外皮,顧念將玉米用塑料袋裝好,去稱了。接過玉米,走向肉類區的顧念看見了關婷。

顧念眼神微動,隨後抬起腳走了過去。

"排骨。"

顧念極具特色的聲線吸引了正在挑肉的關婷,偏頭一看是顧念。關婷想說什麼又說不出來,倒是顧念先笑著打起了招呼:"巧啊,關婷。"

"嗯…挺巧的。"關婷也回了一個笑容。這些天來關婷和顧唸的關係已經可以說是朋友了,不過在外頭遇見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放不開,何況是讓自己有點心動的男孩。

顧念冇有再說,而是跟老闆說著要求,很快就拿到了一份排骨。關婷接過五花肉,跟上了顧念。

"你是自己做菜嗎?"顧念偏頭問道。關婷的身高挺高的,但是以顧唸的身高來看,還是會讓人覺得有點身高差。

關婷抬起頭看了眼,就直視前方回答:"我是來買菜的,做飯是家裡人做,你呢?"

"自己做,我是一個人住的。"

顧念給出了自己的回答,就這麼笑著。

關婷有些愣神,隨後就是不爭氣的心跳。兩人聊來聊去,在超市門口告彆了。

關婷看著遠處黑色的背影,心中又胡思亂想起來。

"哎呀!彆想了!"關婷小聲嗬斥自己一些不健康的想法,遠處的顧念低著頭摩挲著手指。

顧念忽然被人碰了下,冇怎麼在意。剛走了幾步,就有人用力抓住了自己的手。

"嗯?"顧念皺了皺眉,轉頭就看見剛剛碰自己的凶神惡煞的大叔。

"乾嘛…"顧念心中的好心情頓時有點被破壞,語氣有點不爽的成分。

"記得顧安吧。"大叔隻是短短的說了一句話。顧唸的眼瞳驟然收縮,

有點惱怒的問:"

怎麼了…他跟我已經冇有關係了。"

大叔似乎是不屑於顧念,無視掉了顧念眼中的氣焰。而是直直的盯著顧唸的眼睛,說:"我管他呢,我得知道那個狗東西的下落,彆怪我。"說完,周邊蹲著的人也跟著大叔走去。

顧念捏了捏拳頭,深呼吸讓自己儘量平靜下來。

"搞什麼啊,真就蝴蝶效應啊……"

顧念有些低沉的走向了回家的路。

顧唸的家庭本來很是美滿的,一切都是父親顧安沾染上了賭癮。把家中的積蓄花光,還欠了很多外債。母親不受折磨的自殺了,十二歲以來顧念見過很多次顧安被催債的人毆打和辱罵。

壓抑的氛圍讓顧念沉默下來,最終是一位鄰居受不了這種吵鬨報了警。顧安對顧唸的監護權和撫養權被法院判決無效,顧念從此是被當時接自己審問的警察收養。

可到了高一的時候,自己的養父因公殉職。顧念從此變得孤單起來,冇有接受彆人的收養。自己一個人生活下來。

那些催債人,父親的下落顧念早就不知道了。

他們隻是不清楚顧安在哪,隻能把源頭指向顧念。上一世顧念本來沉默寡言冇多少時間在外,自然很少碰見。

上一世的自己可能會怯懦,但這一世不會了。

顧念拿出手機撥打了110,點開電話介麵的時候,錄音的介麵赫然顯現。

"喂……"

…………

〖你是認真的嗎?〗

吳賈激動的心顫抖的手,緩緩敲打著字。

〖嗯,冇錯,這就是我最初的心意……〗

〖害羞JPG〗

"你這也太老掉牙了吧?"

麵前的女生看著吳賈自信的眼光,有點嫌棄。女生長的比較矮,臉蛋小小的嬰兒肥。身穿白色的上衣,搭上白色的透氣長褲。

吳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說道:"那是,就我這技術你那男生不得感動的要死。"

吳青嘴角微微勾起,打趣道:"那我和你演示一遍?嗯哼?"

"我靠,姐,彆逗了。"吳賈擺了擺手,拒絕了這個想法。

吳青把手搭在吳賈的肩膀上,隨後用力一捏。

"啊疼疼疼!錯了姐!不該騙那個小女孩的啊疼疼疼!"

吳賈痛的連忙求饒。吳青這才放過他,摔了摔手就去報信了。

青風〖OK搞定,彆對他客氣,有什麼事再來找我哦。〗

備註:臭弟弟的女友:〖嗯嗯嗯!知道了謝謝青青姐~〗

吳賈看著聊的火熱的吳青,嘀咕著:"不就是耍了下程簡嘛……"

"嗯!"吳青回頭一瞪,吳賈立馬不說話了。

出現了!血脈壓製!

可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