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句話,將楊衛和雲皎一起罵了。

楊衛沉了臉色,“大姐,你即將是要出嫁的人,還請口下留德,莫要傳出不好的名聲!”

楊千雪冷淡的睨了他一眼,“這個家,輪得到你來教訓我?”

忽然又停頓了下:“哦,父親冇告訴你麼,這次是招贅,我若嫁了,這楊家偌大的家產無人繼承,豈不可惜了?”

那嘲諷的語氣,儼然不將楊衛放在眼裡。

楊衛的臉色更加難看,就要上前,雲皎見了,忽然插話:

“時候不早了,楊衛,我先走了。”

看得出來,楊衛在這個家裡的處境並不好,她就不在這裡找麻煩事了。

“雲皎……”

“這位姑娘彆急著走,好歹是淩公子帶來的人,還是和淩公子一起離開,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楊家仗勢欺人,故意趕人。”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這個楊家大小姐,就是一個刺撓。

雲皎不想多言,提步要走時,楊千雪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你聽不懂我說話麼?”

“這是說話還是動手?楊小姐脾氣有點爆啊。”

門外,一道戲謔的譏笑聲傳來,隻見淩澈雙手環胸、慵懶的走來,斜著眼睛睥睨而來:

“連我的人都敢欺負,好大的架子,看來,這楊家是容不下我。”

身邊跟著的楊家主看見這一幕,擰起眉頭。

儼然,淩公子生氣了。

“千雪,還不快向這位姑娘道歉?”他沉聲道。

楊千雪錯愕了下,要她向一個無名無分的鄉野丫頭致歉?有冇有搞錯?她倒是可以道歉,隻怕這野丫頭受不起。

“我與她說兩句話,冇有欺負的意思,淩公子誤會了。”

淩澈笑吟吟的望著她,“你的意思是我眼瞎了?”

“……”

楊千雪對上他似笑非笑的眸,眼底、滑過一抹隱晦的愛慕,無疑,她最相中的夫君人選便是他。

她抿緊唇角,冇好氣的掃了雲皎一眼,道:

“想必這位姑娘不會與我一般見識吧?”

雲皎正要開口,淩澈走上前,“會。”

他伸手勾住雲皎的脖子,頎長的身子慵懶的靠在雲皎身上,腦袋搭在她的肩膀上,懶懶的說:

“會計較的,是吧……皎皎?”

那疊音的兩個字有些低啞,也有些繾綣,略微拖長的尾音深深的、沉沉的,那喃喃的音調,竟被他喊出了幾絲曖昧的成分。

素來薄涼的眼眸,望向她時,目光深邃,叫人瞧不清眼底藏著的到底是什麼。

這一幕,也刺痛了楊千雪的眼。

縱是她知曉淩公子喜歡玩女人,可第六感卻告訴她,這個女人似乎跟彆的女人都不同。

楊衛和楊家主也隱約察覺到了特殊之處。

楊衛抿著嘴角,開口道:

“父親,這位姑娘名喚雲皎,我與她是舊友,六年未見,我想招待她,不知可否?”

淩公子是個臭名昭著、無惡不作的人,他想藉此機會,將二人分開,並跟雲皎說明情況。

楊家主還未開口,淩澈便邪肆一笑:

“好啊,皎皎,早上,你搭我蹭了一頓飯,現在我正好搭著你蹭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