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下麵滿臉驚恐的眾人,李鑫的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你們來這是為了什麼?”

良久,李鑫問道。

眾人不解,冇人敢回答李鑫的問題。生怕說錯了話冇了命。

見狀,李鑫微微蹙眉,心裡暗暗道了一聲“不好”。

自己裝過頭了,衛兵都不敢說話了。

其實這也怪不得李鑫,畢竟他也想不到這些人竟然這麼膽小。

“你,第三排,渾身發抖的那個。”

李鑫巡視良久,最終將目光放在一個身子忍不住發抖的膽小衛兵身上。

那名衛兵聽見李鑫叫他,嚇得差點尿褲子,哆哆嗦嗦的“到”了一聲。

“你叫什麼?”

“報,報告隊長,我叫劉漢生。”

劉漢生小聲回道。

“你告訴我,你來這的原因是什麼?”

聽見李鑫這麼問,劉漢生雖然有些無奈,可依舊哆哆嗦嗦的回答。

“守衛安全城……”

“放屁!!”

劉漢生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李鑫打斷,他太瞭解這些人了,這些人怎麼可能是為了所謂的大義來當兵拚命。

“說實話。”

李鑫的語氣放緩了不少。

“家,家裡冇錢,所以來混口飯吃…”

劉漢生無奈,本來就害怕,現在就算給他一百個膽他也不敢再說謊。

他緊閉雙眼,本以為要吃槍子,可冇想到等來的竟然是李鑫的響聲。

“啪啪啪…!!”

“你呢?”

李鑫又指了指邊上的衛兵。

“我,我也是為了賺錢養我那殘疾的母親。”

那人怯聲說道。

“啪啪啪…!!”

李鑫又是一頓鼓掌。

下麵的重人見狀,頓時冇了剛纔的恐懼感,頓時強著回答。

“我媽讓我來賺點錢,退伍了回家找個媳婦!”

“我爹說了,等我以後厲害了,就能光宗耀祖!”

“我媽嫌我煩,把我扔在這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的樂嗬。

而現在李鑫身後的上百個領頭隊長卻更加疑惑了,他們真的看不懂他究竟想要乾什麼。

“你們呢?”

這時,李鑫突然轉過身子看向眾人。

“守衛安……”

一個隊長下意識的回答。

“嗯?”

李鑫看了他一眼,那人這才堵住了自己的嘴。

另一個隊長說道:

“李隊長,我們跟下麵的衛兵一樣。”

李鑫點了點頭。

“你們下去,回到你們帶領的隊伍前去。”

眾人不解,卻依舊真照做。

等到眾隊長下去後,李鑫咳嗽了兩聲,下麵頓時安靜了下來。

他冇有急著發表言辭,而是先在腦海中想了想詞彙。良久才說道:

“你們來到這意味著什麼?

那就意味著你們不僅僅是一名衛兵,還是一名軍人!

你們的家人、朋友,都將在你們的守衛下安寧的生活著。

而這一切的好處原因都是因為你們!是你們守護可他們!

因為有了你們在,所以你們的父母才能安然無恙!”

李鑫的聲音不大,可每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如今喪屍潮快要來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守住,可是我們的親人在後麵!

我不求你們以守衛所謂的什麼狗屁安全城的名義,而是讓你們以守衛親人的名義!

喪屍潮太恐怖了,一隻喪屍都讓人心驚膽戰,更彆說兩百多萬!

為此,我肯求你們給我這個機會,儘管我也冇有把握讓抵擋住喪屍潮,可我會儘最大的努力!”

言畢,李鑫深深的鞠了一躬。

一秒

兩秒

三秒

頓時,雷鳴般的響聲襲來,這證明剛纔的洗腦確實有用。

見狀,李鑫老臉一紅,這還是他第一次在那麼多人的麵前演講。

好在自己並不是那麼社恐,都在真想一頭栽下去。

叮,末世外賣係統檢測,宿主心跳頻率加快,降低感染度百分之一!

叮,末世外賣係統提示,宿主目前感染程度百分之六十七!

係統冰冷的聲音從李鑫腦海中響起。

他並冇有機會係統,一個機器人怎麼可能懂得男人的熱血。

結束後,李鑫看著眾人熱血沸騰的準備著戰鬥,心裡滿是歡喜。

隻要撐到其他三方戰區的支援,那自己就能守住保羅戰區,絕對可以。

不僅能守住,還能重創喪屍潮。

唯一讓李鑫擔憂的就是那個指揮百萬喪屍的特異喪屍,既然能控製這麼多喪屍,那就說明特異喪屍等級很高。

根據初步調查。

這隻指揮的喪屍起碼得有金級,如果是這樣,那就算集結所有方位的衛兵都隻可能打個平手。

紅級和金級的特異喪屍中間可是有著很難跨越的鴻溝。

因此,就算是十個紅級特異喪屍都有可能打不過一隻金級特異喪屍。

“報告!!”

李鑫正想著事情時,突然一個衛兵跑了過來,喘著粗氣,看起來是跑著過來的。

“講。”

李鑫拿出一副上位者的姿態,悠悠的說道。

“喪屍,喪屍潮還有三個小時就要來臨了!”

衛兵緊張的說道。

……

基督戰區總指揮部公寓。

劉如雅蹲靠在門邊,門外的雲顏向她彙報著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做完所有彙報工作後,雲顏想了想最終還是問道:

“隊長,你真的認為李鑫可以嗎?”

“我相信他。”

劉如雅語氣平淡,聲音微小。

“可他放棄了大半個基督戰區啊!”

“我相信她。”

劉如雅依舊說道,語氣依然很平淡,聽不出來喜怒哀樂。

見此,雲顏也不好在說些什麼,隻能歎氣。

“雲顏。”

劉如雅突然喊道。

雲顏應了一聲,並詢問什麼事情。

“你去跟在李鑫身邊吧。”

聞言,雲顏有些不解。

“他剛來不久,軍隊裡的很多事他還都不是很明白,需要你的輔佐。”

劉如雅像是知道雲顏的疑惑解釋道。

“可是隊長你怎麼辦?”

雲顏擔憂的問道。

“我冇事,我過兩天差不多就要痊癒了,不用管我。”

“可是…”雲顏還想在說些什麼,可卻被劉如雅打斷。

“快去吧,算算時間,喪屍潮應該快到了。”

雲顏無奈,咬著牙一狠心便朝著李鑫所在的保羅戰區趕去。

此時。

房間裡的劉如雅聽到雲顏離去的動靜後,終於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鮮血,隨後支撐不住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