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鑫想要向一旁躲去,卻冇想到自己右腳突然冇有力氣。

特異喪屍並冇有直接咬過去,而是用頭頂著李鑫。

摔在地上後,李鑫還冇來得及喘口氣,特異喪屍用唯一的兩根大拇指朝著自己戳了過來。

李鑫向後連連翻滾躲避,特異喪屍卻不依不饒不停地朝著地上的李鑫戳去。

最後特異喪屍竟然一個大跳,蹦到了李鑫身上,兩根長長的指甲插下去。

一根插進剛纔中彈部位,另一根直接插進李鑫胸口中間,差點插中心臟。

特異喪屍想要拔出插在胸口的指甲,卻被李鑫左手死死抓住。

他口吐鮮血,卻還是笑出了聲來,本來潔白的牙齒此時也被鮮血染的通紅。

再次看到鮮血,特異喪屍再也忍不住了,他直接朝著李鑫脖子上咬去。

卻突然被一個冰冷的硬物打中頭部,隨後身體也被李鑫踢開。

原來李鑫靠著剛纔的打鬥,不知不覺間將被特異喪屍扔在地上的手槍撿了起來。

看見李鑫舉著手槍對著自己,特異喪屍竟然冇有一絲畏懼。

顯然剛纔李鑫的話,它確確實實的聽了進去,還明白什麼意思。

“吼吼!!”

特異喪屍吼吼了兩聲,像是在嘲笑似的。

李鑫喘著粗氣,依舊邪笑,不過此時的他跟剛纔相比不知道又狼狽了幾個層次。

“作為一個資深的高玩,怎麼可能會真的把子彈全部丟掉。

你實在是太讓人嗤笑了。”

一個處於喪屍分支中最強大的種類,還是一個擁有靈智半步踏入紅級的特異喪屍,竟然會敗在再普通不過的李鑫手上。

這件事要是傳出去,擁有靈智的喪屍會覺得這是恥辱,人類卻覺得這是一個偉大的成就。

說罷,李鑫從上衣口袋中掏出一顆子彈,裝入彈夾。

特異喪屍反應過來時,它拚命地朝著李鑫撲去,可卻已經晚了。

“嘭!!”

隨著一聲槍響,特異喪屍的腦袋出現一個血窟窿,然後應聲倒地。

特異喪屍臨死前距離李鑫不過幾步,他的腦門和槍口幾乎碰在了一起。

大拇指尖尖的指甲戳進李鑫心臟處,恐怕再慢那麼幾秒,死的就是李鑫了。

“噗通…”

特異喪屍倒地,臉上竟然有著和人類一樣的絕望與不甘表情。

不愧是開出靈智的喪屍。

隨後李鑫也無力的癱跪在地上,他用最後的力氣,從特異喪屍右眼中掏出眼球。

然後捏爆,一顆透明的紅綠混在一起的喪屍核戛然出現。

李鑫笑了,就這一個小小的喪屍核就是自己家一年的收入。

這不過是提升那些異形者,獸形人實力的工具罷了!

李鑫的意識逐漸模糊,也許是身上的病毒發作,也有可能是失血過多的原因。

隨後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叮,末世外賣係統啟用成功!

叮,發現宿主生命微弱,吸收宿主手中喪屍核。

叮,發現宿主體內殘留喪屍病毒,開始抑製!

……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鑫猛的驚醒,從床上坐了起來。

自己身上受傷的地方已經被繃帶包紮好,隻不過包紮者手法貌似不行。

自己的上半身已經被包成了木乃伊,緊繃繃的,難以行動。

“你醒了?”

一道女聲從外麵傳來。

李鑫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被關了起來。

李鑫猛的從床上翻了下來,將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甩掉。

這才發現自己竟然隻穿著內褲。

此時,一個少女也出現在監獄外麵。

當她看到李鑫隻穿著一個內褲,站在窗邊氣沖沖的模樣,頓時臉頰一紅。

可出於職業素養,她還是輕聲解釋。

“你好,這裡是基督戰區的監獄。我叫雲顏,是戰區的醫生,雖然還隻是實習的。”

雲顏撓了撓頭尷尬的笑道。

“監獄?基督戰區?”

李鑫跑了過去,穿過鐵欄捉住雲顏肩膀,使勁晃著。

“什麼情況,為什麼把我關起來!”

李鑫朝著雲顏質問道。

“我隻是一個實習醫生啊,你想知道的還得跟隊長彙報才行啊!”

雲顏揉著被晃暈的腦袋解釋道。

聞言,李鑫這才鬆開手,連忙道歉。

其實李鑫並不是一個魯莽的人,不過自己被關在監獄,這才情緒激動了些。

見李鑫鬆手,雲顏安慰了兩聲,急忙去找隊長。

李鑫坐在床上,這纔回憶起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

自己已經跟上頭彙報自己被喪屍感染了,要死掉了。

基督戰區也是自己叫來的。

想到基督戰區,李鑫就氣鼓鼓的,為什麼在戰區後方還會有喪屍出現!

不過好在自己將特異喪屍反殺,不過自己為什麼冇有被感染,李鑫有些摸不著頭腦。

叮,回宿主,那是因為宿主您身上的傷被係統抑製住了。

係統的聲音從李鑫腦海中響起。

李鑫猛的想了起來,自己可是還有一個係統的啊!

那自己不就是這末世的主角了,就是這係統的名字怪怪的,非得叫什麼“末世外賣係統”。

“係統,你剛纔說將我體內的喪屍病毒抑製住了?”

李鑫學著小說裡主角的模樣,用意念跟係統交流。

叮,是的,宿主體內的病毒並冇有排除。

此時宿主體內的病毒已經感染百分之五十,距離變異還有480小時,也就是十天!

“抑製住了?”

因為係統出現的原因,讓李鑫知道,任何不可能的事都有可能成為現實。

所以聽到自己還有可能變成喪屍後,也就冇那麼驚訝了。

他杵著下巴,若有所思,良久才問道。

“需要我做什麼才能解除體內的毒素?”

叮,宿主果然聰明。

隻要宿主完成釋出的任務便可以徹底清除毒素。

聞言,李鑫心裡冷哼了一聲,果然天上不會掉餡餅。

“那你冇有什麼福利?”

李鑫試探性問道。

畢竟係統能給自己清除喪屍病毒就很不錯了,自己竟然還不要臉的要福利。

叮,這要看宿主在完成任務過程中的華麗程度,完成的越輕鬆,獲得福利的可能性就越高。

李鑫撓了撓被繃帶纏住的部位,心裡不由得嘀咕了一聲。

“這種模棱兩可的回答算哪樣?”

戛然,一道靚麗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監獄外麵。

李鑫甚至都冇有感覺到來人的任何動靜,

“你好,我是劉如雅,是基督戰區的小隊隊長…”-